爱下书小说网 > 贞观五行劫 > 〖第一卷·水之卷〗 《山花渐欲迷人眼》 第二十六章 如草芥般的小人物(下)

〖第一卷·水之卷〗 《山花渐欲迷人眼》 第二十六章 如草芥般的小人物(下)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蓝琴走后,牢门再次被打开,一人静悄悄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徐绍风闭目调息,听出来人不会武功,又闻到饭香,猜想应是个送饭的丫头。

    他正在调息,便道:“我不吃饭,你拿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谁知那丫头竟然走到他的面前,把饭菜送到他的口边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!”他不悦地别过头。

    那丫头仍坚持把饭放在他的嘴边,还低声对他道:“你不吃饭,怎么有力气……逃啊。”

    徐绍风的心砰然一跳,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,她是!

    他霍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真的是她!虽然不知她在脸上擦了些什么,看起来一脸的菜黄,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。

    路小花趁他张嘴,塞了他一口饭菜。他食不知味地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你怎么进来的?他皱着眉,用眼睛问她。

    路小花笑眯眯地拉了拉身上的佣人装,也用眼睛回他:看新衣服!漂亮吗?

    “笨蛋,这里很危险,姓毕的见过你,你快出去!”他焦急地小声说道。刚一说完,又被塞了一口饭菜。

    路小花对他做了个鬼脸,也小声说道:“你才是笨蛋呢!蓝姐姐又温柔又美丽,你连她都不要,真是笨啊!”

    刚才,蓝琴进屋之时把看守支到远处。路小花说是来送饭,看守们便让她过来。谁知刚到门口就听到二人的对话,吓得她没敢进屋,但对话的内容却听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!”徐绍风气恼地说道,苍白的脸上掠过一片红迹。

    趁他张口,路小花又塞了他一口饭菜,对他劝道:“你不吃饭怎么能成。这饭是我帮着做的,你多吃点。”这人又冷又冰,还特别爱生气,也不知道蓝姐姐为什么会喜欢上他?

    “你快走!”他急道。这丫头总是这么乱来,从来都不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好,张口了,再来一口。路小花轻声安抚道:“没事的,他们对不会武功的人理都不理,根本没人注意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很危险!”徐绍风一边咽下饭菜一边使劲瞪她,“你答应过我,如果我出了事,你就去昆仑找我师姐。”

    “等救你出去以后再找。”路小花白他一眼。这分明是看不起她嘛。来,再吃一口!

    徐绍风急得说不出话来,若不是手脚都被铁链锁住,他恨不能一脚把她远远地踢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,张嘴。”路小花像哄小孩一样地哄他。

    徐绍风紧闭嘴巴怒视着她,为什么她总是这么乱来!

    “你再不好好吃饭,晚上我就不来救你出去了。”路小花轻声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乱来!”徐绍风急道。

    好又张嘴了,路小花看准机会又塞了一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喂完饭,路小花捡起蓝琴掉在地上的钥匙藏到怀里。看他满身伤痕,她的心没来由地抽痛起来。

    他眸色沉沉地望着她,忽然展颜一笑,“这些都是皮外伤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江湖人怎么一点儿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!路小花的手不知不觉地抚上他的面庞,不过两天的功夫,他竟然瘦了这么许多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她踮起脚尖凑到他的面庞边,轻轻柔柔地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发现自己的动作后,路小花立刻逃也似的出了牢房。

    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样奇怪的动作?跑出去了好远,路小花躲在花园的一角,捂着砰砰乱跳的胸口,思索着:

    一定是因为救过他一次,看不得他那么虚弱,所以才会有刚才那种古怪的动作。救人也会上瘾的。对,一定是这样!路小花给自己解释着。

    徐绍风盯着合起牢门,头脑之中也是一片混乱。脸上被她亲过的地方还留着她唇上淡淡的清香,心中却是又急又怕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该为她终于开窍了而感到高兴,还是为她乱来涉险而感到焦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红日退去,日月轮转。晚风轻轻地拂去了一天的喧嚣,人声逐渐趋于安宁。

    月上柳梢之时,牢房的门被轻轻地打开了一道条缝隙,一个苗条的身影溜了进来。

    徐绍风见到她来,心中极为矛盾,低声问道:“守卫们呢?”

    “都去茅房了。”路小花嘻嘻笑着,得意地说:“我在他们的饭菜里放了巴豆!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快速地取出钥匙打开锁头,把徐绍风从铁链上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脚刚沾地,徐绍风双腿一软,坐倒在地。被吊得太久,他血液不畅,全身发麻。

    路小花忙扶住他,担心地问:“你还能走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徐绍风撑着她站起,虽然内息仍不见好转,但慢慢地走,想来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!一会儿守卫们回来了,可就麻烦了。”路小花催促道,抬起他的手臂架到自己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你怎能这么乱来?如果你被他们抓住,可是要被杀掉的!”徐绍风双眉紧锁,心澜起伏,以他现在状况,不要说打斗,就连快跑都成问题。这样的自己如何能保护得了她!

    “杀掉就杀掉呗,不就是一死嘛。”路小花并不在意。说书的里面的女侠从来都不会死,所以她也不会死。

    徐绍风狂燥焦急的心突然变得宁静平和,她甘冒如此大的风险来救自己,此时若是再叫她走,那便是看她不起。那么,拼上这条性命,跟她走一回吧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就走吧。”他平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守卫上完茅房,发现牢门虚掩,里面的犯人不见了踪影,立刻惊慌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叫声,盖斗第一个赶到,看到牢房里的状况后,他抬手给了守卫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左进林、毕志揖和李学渊也先后赶到。

    问明情况后,毕至揖对盖斗说:“四哥稍安勿躁,这么短的时间内,量那小子也跑不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李学渊在牢房内仔细查看一遍后,道:“这铁链上的锁是被钥匙打开的,说明府里有内应。”

    毕志揖想了想道:“我看可能是三姐。她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咱们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左进林不满地冷哼一声,对他道:“我和六弟一起去问问她,你和四弟先在府内好好地搜上一搜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府中一片大乱,噼噼啪啪的敲门声此起彼伏。方恕清的屋内更是传来一阵吵闹的质问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草儿睡眼朦胧地打开房门。看到马主管站在门口,在他身旁是一名阴沉沉的魁梧男子,后面还跟着几名杀气腾腾的手下,她吓得避在门边,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马主管安慰她道:“不关你的事,你好好待在屋里就行。”

    盖斗向她房中望去。佣人房间是巴掌大的小房,除了一张床外,屋内再无它物。床上只有一条凌乱的被子,床下什么都没有。一目了然,实在没有什么好查的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后,盖斗领人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关好房门,路小花嘴角带笑地拉开床上的被子,又掀起厚厚的褥子,徐绍风就直直地躺在褥子下面。

    却原来,路小花趁人不注意的时候,往床上放了两层褥子。三层被褥盖上后,若不伸手去摸,很难发现下面还藏有一人。

    徐绍风目光灼灼地望着她,“你怎么会想到这招的?”

    路小花撇撇嘴道:“你们这些江湖人呀,因为我们平民百姓不会武功,就从来不把我们在眼里,当我们是草芥般的小人物。人又不是只比武功的,其实我们才看不起什么都不会做、只知道成天打架还不爱惜性命的江湖人呢。”

    徐绍风望着面前这个因得意扬起笑容、小脸变得通红的丫头,怎么觉得她像是个因为躲猫猫赢了而兴奋不已的小孩呢?

    他轻咳了一声,道:“我并没有看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!刚才是谁拖拖拉拉地不肯跟我走的?”路小花瞪他一眼,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徐绍风又是一声轻咳,问:“接下来你是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路小花挠了挠头,道:“我只想到了这里,后面的还没来得及想。”她歪着头想了一会儿,道:“要不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我去客栈把小白牵来,咱们骑马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没事?”徐绍风讶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就是屁股上被扎了一镖,我把它寄养在镇口的客栈里。要不我现在去把它牵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现在出去太过危险。”徐绍风急忙阻止,沉吟了一下,道:“他们在院内找不到我,一定会去院子外面找。不如等他们都出去了,咱们再走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嗯 ,好。”路小花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。

    徐绍风合上了眼睛,开始调息。路小花跪在床边,借着月光,帮他又上了一次药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后,院内嘈杂之声渐止,最后终于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徐绍风的体力恢复了一些,内息也有了起色。他沉声对路小花道:“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出去看看。”路小花悄悄地走出了房门向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。她这才向屋里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俩人沿着墙边,小心翼翼地往后院的小门走去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蓝色人影拦在了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蓝琴死死地盯住徐绍风,目光中满是幽怨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