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贞观五行劫 > 〖第一卷·水之卷〗 《山花渐欲迷人眼》 第二十七章 冰血花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徐绍风将路小花拉到身后,平静地注视着蓝琴。

    皎洁的月光下,二人默然对视,均在对方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子。

    望着徐绍风平静若水、冰清澄澈的眼眸,蓝琴心中的怨恨一点点消退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她低下头,让开道路。虽然怨他恨他,却不愿意他因她而死。

    徐绍风微一抱拳,带着路小花与她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快走出小门之时,身后又传来蓝琴的呼唤。

    二人同时回头看她。

    蓝琴追了上来,将一把剑抛给徐绍风。

    徐绍风接握在手,立刻认出这是他的寒铁星霄剑。他对蓝琴深施一礼,诚心说道:“多谢蓝小姐。”这把师傅赠予的宝剑,对他而言贵比生命。

    蓝琴垂下眼睑,不去看他,轻声道:“师伯他们去往进山口了,你不要走那边。”既然决心救他,那就救到底吧。

    徐绍风没有说话,对她拱了拱手,与路小花一起走出小门。

    蓝琴抬起头,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眼泪不自觉地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自她身后,缓缓走出一人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蓝琴转身扑到那人怀里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恕清抚摸着她的头发,柔声道:“好孩子,你做得很对。求而不得那便潇洒放手,怨恨嫉恼只会使人丑陋不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小花与徐绍风来到客栈,牵走白马。

    一直默不作声的路小花忽然说道:“蓝姐姐是真的很喜欢你呢。”

    徐绍风没有接口,而是问道:“你答应过我,如果我遭遇不测,你就去找大师姐求援。你为什么不守承诺反而回来找我?”

    路小花扁了扁嘴道:“我又不认识路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吗?”徐绍风盯着她的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这样!”路小花故作坚决地答道。不知为什么,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,她的心里竟然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徐绍风嘴角微扬,转头望向远方,“进山口那边不能走了。不过我知道一条近路,就是难走一些。”

    路小花擦掉脸上的草汁,换上厚实的衣服,依照徐绍风的指点,二人从小道进山。

    走了些许时候,路小花忽觉背后传来阵阵热力,身后之人全然不似平日里那般清凉寒爽。

    她回头一看,只见他喘息急促,脸色潮红,一只手正紧紧地抓着胸口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路小花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徐绍风语音冷洌。这该死的“离人泪”又发作了!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歇一会儿?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徐绍风坚持道。早些回到门里,就早些安全。他咬牙撑过又一波灼痛,身体却不由得一阵痉挛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歇一会儿!”见他如此,路小花果断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用就不用!”徐绍风从牙缝里低吼。

    “小白,停下!”路小花不顾他的反对,喝止白马。翻身下马后,她又将他扶下。

    “你总是不听我的话。”徐绍风愤恨不甘。钻心刺骨的疼痛令他手足无力,只能任由小花摆布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我才听。”路小花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此时,徐绍风已无力与她争辩,胸口处的疼痛如潮水般迅速将他淹没,令他几乎失去知觉。他身躯摇晃了一下,借路小花之力缓缓盘坐在地上。合起双眼,他运起寒天真气护住心脉,与那疼痛相抗。

    路小花望着他如雨水般不断冒出的汗珠,心中一阵颤抖,这可是在雪地上啊!她掏出手绢,轻轻地为他拭去汗水。

    歇息了一些时候,徐绍风本是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。他抬手抓住路小花的手,道:“那四人追来了,你快走!”不知是不是由于李学渊的升魂香,他现在感觉极为敏锐,竟可听到远方正有四匹马奔来。马上之人骑术甚好,致使蹄音极低,显然都是高手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。”路小花眼中闪着坚决。

    徐绍风怒气攻心,猛然站起,却又后继无力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左进林四人寻了一夜,却不见徐绍风的踪影,不免有些灰心。

    毕至揖提议去往昆仑无极门探查,只要在半道截下徐绍风,便可将此事摆平。

    四人一路驰马奔行,望见有个小姑娘牵了匹白马,正停在路边吃饼休息。

    盖斗向她问道:“喂,小丫头,你有没有看见一名年轻男子从此地经过?”

    小姑娘摇了摇头,继续低头慢慢啃饼。

    李学渊向盖斗使了个眼色,悄声说道:“这里已是昆仑山,也不知这姑娘与无别门有无关系,还是小心点好。”

    盖斗脸色一沉,突然拨刀向小姑娘劈去。

    小姑娘大吃一惊,手中的饼一下子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盖斗此招只是虚招,见小姑娘全无应变能力,便笑着对李学渊道:“六弟你多心了,她只是个不会武功的小丫头而已。”

    左学林不欲多事,催促道:“走吧,咱们先办正事要紧。”

    四人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驰出一段路后,毕至揖突觉不对,对其他三人道:“你们先走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他拨转马头,往回走去。远远地看见白马,他朝那小姑娘打起了招呼,“小花姑娘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路小花从盖斗的惊吓中回神,正弯腰把饼捡起,见他回来,心中一惊,饼又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毕至揖见她惊惶失措,突然笑了,“小花姑娘,想不到你和你的白马都还没死啊。”他已确定她是和徐绍风一路的小丫头。虽然衣服变了,但白马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路小花自知抵赖不了,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却原来,为了躲避他们,路小花急中生智,将倒地不起的徐绍风埋进了路边的积雪之中。四人经过之时,她装作低头吃饼骗过了四人。可惜最后还是被毕至揖回想起白马,从而认出她来。

    “这回可没有人能救得了你喽。”毕至揖阴笑着拔出剑来,心中暗道:这个小姑娘与徐绍风一起,又知道那天之事,可留她不得。

    毕至揖挥剑向她劈去。路小花一脸惊慌,毫无抵抗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噌”的一声轻响,雪地上突然寒光一闪,一剑飞快地向毕至揖刺来。毕至揖躲闪不及,被刺中右腿,痛呼一声,手中宝剑坠落于地。

    徐绍风方从离人泪的疼痛中解脱出来,见情势危急,直接从雪中刺出一剑。但他伤重力乏,这一剑只是划伤了毕至揖的小腿。

    忍着余痛,他一把抓起路小花,翻身上马,催马狂奔。

    毕至揖见到是他,急忙从地上拾起宝剑,打马追赶。他边跑边发出呼哨,招唤其他三人。

    白马本已负伤,又载有二人,奔不过毕至揖的马,逐渐被他追赶上来。

    徐绍风见状从马跳下,大力拍了一下白马,指着一条小道对路小花说:“沿此路上山,便可去往我的师门,你速去向我的大师姐艾离救援。”

    不过片刻,毕至揖已追到近前。他狞笑道:“臭小子,看你这次还往哪里逃!”

    徐绍风挺剑相迎,二人斗在一处。

    无奈徐绍风身受重伤且离人泪之毒刚刚消退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几招过后,被他砍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路小花跳下马背,拦在他面前。她又拨马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不听我的话!”徐绍风气急,挣扎着从地上站起,将她拉到身后。

    毕至揖看着他俩,忽地一笑,和声说道:“其实你们根本不用如此紧张,只要说出化蛇妖丹在何处,我便放过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化蛇妖丹?”路小花不解地探头问道。

    毕至揖道:“应该是一颗珠子大小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路小花恍然明了,点头道:“我知道你要的东西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毕到揖眼睛发亮的问。

    路小花从怀中取出黑布小包。

    “不要给他!”徐绍风急道。

    毕至揖眼中露出贪婪之色,刚想接过,却又小心地说:“你把它打开。”

    路小花慢慢地将黑布包打开,幻珠一遇阳光立时光华大绽。

    毕至揖一脸沉醉,瞬间被幻珠迷住。

    徐绍风侧目避开珠子的光华,趁此机会强运内息,可惜内力不济,一口血喷在剑上。他只得对路小花低声道:“快逃!”

    身旁的路小花却无动静。徐绍风回头看去,发现她竟也怔在当场。他再次提气,将剑上的寒冰向毕至揖发去。凝着他鲜血的寒冰,化作了数枚冰血箭,射向毕至揖。

    毕至揖的肩膀被一支冰血箭射中,瞬间回神,急忙翻身就地一滚,狼狈不堪地躲闪。

    这时,清源派的另外三人也已赶到。

    毕至揖指着路小花,向他们大叫:“化蛇妖丹就在她的手里!”

    三人立时精神抖擞地跳下马来,把徐绍风和路小花围在当中。

    路小花清醒过来,紧握着幻珠对毕至揖道:“珠子给你,但请你不要再伤害他了。”

    毕至揖咬牙从肩膀上拨下冰血箭,狞笑道:“小姑娘你太天真了!你根本没有和我讲道理的资格。”说着,他从地上纵起,一剑向她劈下。

    徐绍风将路小花挡在身后,用尽最后之力刺出了一剑。数十朵冰血花在他的剑下骤然绽放,在阳光的灿灿映照下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一剑刺出,他已再无余力。

    倒下的瞬间,他的脑海中闪过数个念头:

    若不是自己,她就不会被卷入到这场江湖的纷争里,更不会在此无辜丧命。

    若是在碰上“棍子”之时,就对她放手,她现在应该正在幸福地生活着吧。

    为何保护一个人竟是这么的难?

    ……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