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贞观五行劫 > 〖第一卷·水之卷〗 《山花渐欲迷人眼》 第二十九章 心碎的感觉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药阁外,众人聚于一堂,等待莫小雨的消息。

    徐绍风被安置在一张床上,路小花坐在床头陪他。门外,艾离将赤焰别离刀舞得绚比烈火。季怜月倚在窗边,默默地凝望着她。乔知叶坐在桌前,一杯接一杯地喝着早已冷却的茶水。

    半个多时辰后,莫小雨终于一脸疲惫地从药阁中走出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艾离收刀问道。

    莫小雨低头说道:“这‘离人泪’是当年五毒教主右铭梅被所爱之人抛弃后,为了让爱人一尝她所受的抛弃与背叛之苦,倾尽心力而制。此毒发作之时,不仅让人感到锥心之痛,还含背弃之恨。发作间隔会越来越短,发作的力度却是一次比一次剧烈。据说所有中毒之人,皆因撑不过发作时的痛苦,最后不是发疯发狂,便是自杀而亡。万幸的是,此毒性热,四师兄是天生的天寒体质,所以才能支撑到现在。如果我没有计算错的话,距离他下一次发作,大概还有三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破解?”艾离又问。

    莫小雨不太自信地说:“我刚查过药典,其它药材都比较好找,但有二味药引非常特殊,好像需有情人血和血莲花才能真正破解。”

    莫小雨说完,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季怜月双眉紧锁以扇击手,低声喃语,“情人血?”

    乔知叶走到床头,拍了一下徐绍风的肩膀,问道:“喂小疯子,你可有情人?”

    徐绍风脸刷地红了,恶狠狠地瞪他一眼,转头问莫小雨:“小雨,你没有弄错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吧?药典上就是这么说的。”莫小雨不太确定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女子的血就行吧!”艾离强硬地说道,“用我的!”说完,她拿起桌上一只空杯,刺破了手指往里滴血。

    “三滴就可以了。”莫小雨见她滴个没完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路小花咬了咬唇,走上前道:“我也来,多一个人总是好的。”说着,她学着艾离刺破了手指,往杯中滴血。

    莫小雨想了想,道:“那也算上我吧。我吃过许多灵药,说不定我的血会更加管用。”她也刺破手指,往杯里滴了三滴血。

    徐绍风瞪大双眼,看着她们三人的动作,不知为何后背忽然冒起一层虚汗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也来点儿?”乔知叶探头凑到桌前,刺破手指,“不是说多一个人总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莫小雨急忙阻止,“三师兄,你不行的!这药引只能用女子的血。四师兄中的毒本就是热症,男人之血性属阳,这热上加热可就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时候,不要瞎凑热闹!”艾离瞪了乔知叶一眼,吓得他脑袋一缩,吮住破指,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季怜月问道:“那么第二味药引血莲花,又是何物?”

    莫小雨答道:“血莲花是一种红色雪莲,只生长在雪山之巅。咱们昆仑的雪山上应该就有,只是采摘起来十分不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艾离飞身而起。

    “大师姐,你一个人可能不行。最好是找个人陪你同去……”莫小雨话还未说完,艾离已走得看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?如何是好?”莫小雨急得团团打转,舌头都打起结来。

    季怜月按住她的双肩,沉声说道:“小雨,你先别急,慢慢道来。”

    莫小雨深吸了口气,急切地望着他,“二师兄,血莲花只长在雪顶,一旦被摘掉,就会引发雪崩!”

    “我去帮她。”季怜月立时变了脸色,纵身朝艾离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二师兄办事一向稳妥。有他在,大师姐便不会有事。莫小雨松了口气,取出一张单子对乔知叶说道:“三师兄,这几味药我帮师傅练丹的时候全用光了,请你帮忙买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乔知叶看了眼单子,一脸轻松,“这个容易。”

    莫小雨又道:“不过你得快点回来,四师兄可等不了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麻烦的家伙。”乔知叶来到床边,拍了拍徐绍风的脸颊,“小疯子,给我坚持住了!可别让我白跑一趟。”话音一落,他闪身出屋,几个纵跃,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见各项事情都已分派妥当,莫小雨对路小花说道:“路姑娘,请你自便。我还得去配药。”说完,她端起桌上盛有三人鲜血的杯子,离屋而去。

    一会儿的功夫,满屋子的人走得就只剩下路小花与徐绍风俩人。

    路小花想起刚才情人血的事情,面颊一下子热了起来。一抬头,正看到徐绍风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自己。他的眼瞳沉墨星隐,似含千言万语,她的心突然就砰砰地乱跳起来。

    她急急起身,走到桌前,问道:“你要喝水吗?”

    徐绍风点了点头。路小花马上倒了杯水,端给他。手刚一碰到他的手,她便如火烫般地缩了回来。若不是徐绍风飞快地接住杯中,恐怕水全都要洒在床上。

    路小花红着脸道了一声“对不起”。

    徐绍风摇了摇头,“这两天把你累坏了。我没事,你去旁边屋子睡会儿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休息一会儿,过会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路小花磕磕绊绊地走出房间,抚着烫热的双颊,暗自奇怪:自己平时从来都不会这样,看来真的是太累了。

    来到隔壁的房间,她躺在床上合起眼睛,明明一晚没睡,却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。这些天发生的事情,比她十几年来经历过的还多,一件又一件的,乱蓬蓬地缠绕在一起,塞得她的脑袋似要炸开。

    朦朦胧胧的,她似是听到徐绍风在唤自己。她猛然惊醒,侧耳细听,却什么也没有听到。胸中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,她急忙跑到隔壁的房间。

    推开门,只见徐绍风已从床上摔倒在地,整个人蜷缩成一团,双手正痛苦的捂紧胸口。

    路小花急忙跑去,把他从地上扶起,费力地拉回到床上。

    他面色苍白,嘴唇发青,牙齿紧紧地咬在一起,一双墨瞳变得朦胧一片、暗淡无光,似是有些神志不清。

    “离人泪”的毒性又发作了!大家怎么还没有回来?路小花焦急地望向窗外,却见天光依然发白,太阳仍未下山。原来时间并未过去太久。

    难道是莫小雨算错了时间?

    他的身体滚烫如火,汗水一道接一道地流个不停,路小花还未及擦去,就又有新的汗水流出,仿佛他身体中的水全要随汗流干。

    怎么办?!路小花的眼泪噼噼啪啪地落个不停,和他的汗水合为于一处。

    徐绍风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,却仍是不吭一声,紧咬着牙,死死地盯着她,眼白处渐渐染上丝丝血红。

    路小花颤抖着伸出双手,将他拥入怀中。每一次抽搐应该就是一次钻心刺骨的疼痛吧?如果疼痛可以传递,她愿意把他的疼痛转移到自己身上!哪怕只能分担一部分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徐绍风眼中血色加重,慢慢变为赤红。他的眸光开始涣散,双目之中隐隐显露出狂意。

    突然,他捂在胸口上的手直立起来,使劲地抓着胸口。身上的衣服被抓得稀烂,他仍是不停,一片片的血肉自他的指间飞落。片刻间,胸口就已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路小花尖叫出声,用力掰开他的手指。将他翻转过来,整个人紧紧贴上他的胸口,张开双臂抱住他。他的心跳得快到不可思议,仿佛马上就要破胸而出!

    毫无征兆的,他一口咬在路小花的肩上。

    路小花咬牙忍痛,只将他抱得更紧。这点痛疼和他的痛苦比起来实在算不了什么。如果能让他好受一些,也算是帮他分担痛疼了吧?

    路小花肩头的血慢慢地流进徐绍风的口中,他眼中的红色渐渐变淡,似恢复了一丝理智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他松了口,路小花察觉到他的变化,抬起头望向他,轻声唤道:“风大哥?”

    他紧锁双眉,努力凝起失了焦距的双瞳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她重又紧紧地拥住他。

    突然,他一掌将她远远推开,“呛啷”一声,拨出放置在床边的宝剑。

    路小花倒在地上,惊恐万分地看到:他双手将剑竖立起来,缓缓指向心脏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满是痛苦与挣扎,仅存的一分理智正与疯狂在脑海中厮杀。

    终于,理智敌不过疯狂,宝剑极缓地刺入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路小花极力尖叫,扑上去用尽全身的力量抱住他的双臂,向外拉扯。但,她根本抵不过他的力气,剑仍在一分一分地刺入。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不要!”路小花绝望地闭目叫道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一道红色的影子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笨蛋!”艾离劈手将徐绍风手中的宝剑夺过,“铛”的一声掷于地上。

    她抬手给了他一个耳光,狠狠骂道:“你个笨蛋!师傅赠你这把寒铁星霄剑,不是让你用来自杀的!”

    看到他的手仍不受控制地抓向胸口,艾离利索地卸下他的胳膊。一眼瞥到被他咬得破碎不堪的下唇,她又抬手卸了他的下颌。

    处理好床上之人,艾离转身扶住路小花,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路小花迷茫地摇了摇头,整个人仍处于恍惚之中。

    “太不像话了,居然把人家小姑娘咬成这样!”看到路小花肩头一片血肉模糊,艾离抬手又欲打他。

    路小花急忙抱住她的手臂,眼泪模糊地说道:“别!……他已经很疼了。”

    艾离神色复杂地望了她一眼,说道:“我去向小雨拿药,请你帮我陪陪他。”

    路小花木然点头,目光一直未曾离开过床上之人。

    看到他就要死于眼前的心碎还留在心间,这种心碎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再次尝到了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