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贞观五行劫 > 〖第一卷·水之卷〗 《山花渐欲迷人眼》 第三十章 最深的梦境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几天过后,昆仑后山。

    与山前的冰雪连天不同,这里有一处四季如春的青幽山谷。山谷里,路小花与莫小雨一人背着一个小篓,其乐融融地采药。

    “小雨,你懂的可真多!”路小花由衷地称赞。和莫小雨在一起,她对药材的理解大有长进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。我只知道采药,可你做的饭才真是好吃呢。”和路小花在一起,莫小雨变得明朗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晚上我还做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喜欢了!小花做的菜最好吃了。每次你做饭时,四师兄都会多吃上几碗。有时候我会觉得,他的嘴巴好像能分辩出是不是你做的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了,那怎么可能。”路小花的脸微微一红。

    莫小雨拉起她的手,道:“说正经的,小花你为什么总是不去看四师兄?是不是因为毒发那天,他咬得你肩头流了好多血。你还在恨他?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回事。”路小花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莫小雨柔柔地劝道:“其实那也不能怪四师兄,他当时已经连自己是谁都分不清了。我替他向你赔罪,你就别生他的气了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有在生他的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去看他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什么啦,反正他还有你和大师姐在照顾嘛。”路小花打起了哈哈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觉得你不去看四师兄,他很不开心呢。”一想到四师兄的那张冰脸,莫小雨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“啊,不说这个了,给你看样好东西!”路小花从地上拔起一颗绿草,举到莫小雨眼前,“我告诉你哦,这种草很好吃的,我家小白最喜欢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莫小雨半信半疑地从她手中接过绿草,尝了一口,“呸,又酸又苦!一点儿也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是当然,我家小白是匹马啊。”路小花已经笑嘻嘻地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啊?你骗我!”莫小雨愣了一下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俩人在草地上追打嘻闹,欢乐的笑声在山谷里回荡不已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花,你有没有想过留下来呢?”莫小雨躺在山坡的草地上问道。

    路小花躺在她身旁没有说话,只是发呆地望着天上的白云。

    莫小雨翻身坐起,目含期盼地望着她,“我们这里大多是师傅捡来的孤儿。听说你也没有了双亲,你就留下来陪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让我再想想。”路小花侧过身子背对她。

    “小花姐姐、小雨姐姐,这个送给你们!”一个六、七岁的小男孩举着两个花环,“啪嗒啪嗒”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哇,好漂亮!”

    “木头的手可真巧。”

    莫小雨和路小花接过花环纷纷称赞。

    这名小男孩名叫“木头”。在本水镇上,路小花为了不让他挨打,曾花光身上所有的钱。直到在这里再次遇见他后,路小花才知道木头的身世。令她气愤不已的是,徐绍风居然瞒着她,一声不吭地救下了木头,害她一直以为他是个冷血无情的人。

    木头不高兴地说:“我才不要叫木头呢!师傅说了,等祖师出关了,请他帮我取一个即好听又威风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你师傅是谁?”莫小雨奇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绍风师傅嘛!”木头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管四师兄叫师傅,却管我叫姐姐?”莫小雨不满意了,这明显低了一个辈分嘛。

    “因为师傅很厉害啊。”木头神气活现地拔出腰间木剑用力挥动,“我长大了也要当一名跟师傅一样厉害的剑客!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当剑客?”见他如此可爱,路小花忍不住逗他,“练剑很苦很累的,一不小心还会流很多很多的血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害怕呢!”木头将胸一挺,眼中满是与年龄不符的豪情,“师傅说了:‘要变强,才能不被人欺负,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!’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路小花眨了眨眼睛,这话好像在哪里听到过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雨姐姐,你过来一下!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。”木头突然拉起小雨的手,飞快地往山坡下跑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慢一点啊!”莫小雨被他紧紧拉住,只得跟着他一起快跑。

    望着二人越跑越远的背影,路小花捂着胸口,轻轻地叹了口气:要是能留下来该有多好啊。可是不成的……

    忽然,她感到身后传来一股凉意。回头一看,她的心不禁猛地一缩,心痛的感觉又来了。

    “啊,你已经可以起身了!”她一下子慌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?”徐绍风在她对面站定,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睛紧紧地盯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路小花偷偷向后退了一步,与他分开些距离,目光闪烁地望向一旁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来看我?”徐绍风边问边向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升魂香使他的感觉变得异常敏锐,尤其是在针对她的时候。自从那天毒性发作之后,她就再也没有进过他的房间,不过他总能在窗后、门边觉察到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在帮小雨采药嘛。”她又慌乱地向后退去。为什么只要他一接近自己,自己的心就会无缘无故地疼痛起来?

    见她如此慌张,他实在不忍逼她。

    “还疼吗?”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肩头,满是歉意与自责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那天的事我不太记得了。”当时无尽的疼痛使他神志模糊,只记得她用力地抱住自己。她抱得是那么地用力,即使他神志不清,也能感受到,她想要与他一起承受痛苦的心意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,一个劲地摇头。

    轻轻地捧起她的脸,他凝视着她,柔声问道:“告诉我,你为什么不来见我?是我做错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你没做错什么。”她垂下眼睛,望着地上刚刚冒头的草尖,低声说道,“是我自己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害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害怕你死了。”她的眼泪如同被打开的水闸,不受控制地哗哗落下。那天的心痛一直留在心里,总也消除不了。

    “别哭!”他慌乱地搂住她,笨拙地为她擦拭眼泪,“我答应你:从今往后我要好好爱惜自己这条性命,为你好好活着,绝不轻易放弃!”

    他语声坚定,如同誓言。

    在他的怀里,她渐渐地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听着他平稳有力的心跳,她燥虑多日的心,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在她耳边轻声地问:“那天你看到幻珠时,为什么突然愣住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里面有张画。”她低声答道。

    她终于看到了吗?按捺住激动的心情,他耐心地问:“画上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小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白?”他皱起眉。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自己……”她的声音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他的眉头越皱越紧。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她犹豫一下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?”他几乎逼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她的脸一下子红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幅有着绝丽风景的画。在画里,她和他正一起悠然地骑在白马之上。

    徐绍风笑了,飞旋的笑声一直传到雪山之巅。

    幻珠能反应出一个人内心深处最深的渴望。路小花一直心无杂念,所以才看不到里面的幻影。

    徐绍风想起第一次从“飞轮”程截手中拿过幻珠之时,他在幻珠里看到是:路小花和她的木屋。

    身不由己的,他缓缓将唇贴向她的脸边……

    突然,他察觉到一股熟悉而讨厌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谁在那里!”他怒目转头,握剑在手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别打别打,是我。”乔知叶眯着笑眼从树后踱了出来。

    徐绍风不语,剑鞘之上开始显现出一层淡蓝色的寒气:瞧他那贼贼的神态,定然已经偷窥了许久!

    “我是来给你报喜讯的。”乔知叶见他面色不善,远远停在树旁,“师傅出关了,我刚刚偷听到他与大师姐的谈话,他想让大师姐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徐绍风怒吼一声。什么报喜讯,看他那幅样子,分明就是幸灾乐祸!

    “我马上走,你们继续。”乔知叶识趣地眨了下眼睛,一溜烟地跑了。

    徐绍风收起寒气,转头看向路小花。

    二人对望了一眼,都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路小花打破了沉默,“你师傅是想让你娶大师姐吗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会跟他说,我想娶的只有你一人。”徐绍风的脸又慢慢地向她贴近。

    “可是,”路小花害羞地缩了缩头,伸手挡在脸边,“我不会武功,又没有你大师姐那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人又不是只比武功的,这话不是你说的吗?”徐绍风拉下她挡脸的小手,坚定而温柔地说道,“大师姐虽然人很好,但我喜欢的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是这样的吗?路小花睁大了双眼,望着他。

    他的脸离她越来越近。终于,他的唇覆上了她的唇,极轻极柔地触碰,仿若,她是他最珍贵的宝物……

    渐渐的,她体会到他的心意,慢慢地合起眼睛,双手随心而动地搭上他宽厚的背部,融入到他的一片温柔之中……

    一阵山风吹过,一朵明黄色的小花被山风吹起,几个翻转之后,被剑柄上的红穗紧紧缠住,再也脱不了身。

    良久,二人分开,均面色发红,微微喘息,一双眼睛却都亮得出奇。

    徐绍风嘴角弯起,拉起她的手道:“走!我带你去看我小时候练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路小花低低应道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