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贞观五行劫 > 〖第一卷·水之卷〗 《山花渐欲迷人眼》 番外—寒剑是怎样练成的(下)

〖第一卷·水之卷〗 《山花渐欲迷人眼》 番外—寒剑是怎样练成的(下)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时光飞逝,又过了三年。

    这一年,徐绍风十岁,乔知叶十三岁。二人的身高差距已经大幅缩小,乔知叶只比徐绍风高出大半个头。

    一天,几个孩子鼻青脸肿地跑来,向乔知叶哭诉:“叶哥,我们被小疯子打了一顿!”

    “都跟你们说了,没事不要总去招惹他,你们又打不过他。”乔知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那小子太目中无人,太令人讨厌了!”

    “叶哥!你一定要替我们讨回公道啊!”

    几个孩子皆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去看看。”乔知叶点了点头,摆出神气大哥的派头。

    山涧边,徐绍风正在练剑。

    乔知叶走上前,道:“喂,小疯子!听说你今天又欺负我的兄弟们了?”

    徐绍风冷漠地看了他一眼,自顾自地继续练剑。一把剑被他舞得白光闪闪,宛若游龙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,乔知叶大感无趣,便又说道:“喂,小疯子!一个人练有什么意思,你要不要跟我比试比试?”

    徐绍风眼睛一亮,转身面对他,举剑凝神,剑锋上渐渐亮起一层淡淡的蓝光。

    剑气!乔知叶吓了一跳,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这么高深的武功了?

    徐绍风凝气完毕,一招攻来。乔知叶急忙飞身闪避,淡蓝色的剑光擦着他的身子划过,在雪地上击出一道长长的细痕。

    好险!乔知叶暗自心惊,连忙叫道: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徐绍风凝气待发,不解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乔知叶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,“我说小疯子,你瞧大师姐这么辛苦地养活咱们,咱们只知道成天打架,这多让她伤心啊。不如咱们换个有意义的比法如何?”

    徐绍风被他说动,不由问道:“什么是有意义的比法?”

    “咱们比比谁挣的钱多。谁挣得多,就听谁的。这样还可以帮到大师姐,最有意义!”

    “怎么挣钱?”

    “大师姐是抓大盗,然后到官府领赏金挣钱。咱们也去抓大盗!”

    徐绍风想了想,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乔知叶又道:“如果你输了,就得管我叫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赢你的!”徐绍风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当夜,二人偷偷下山,来到城里,查看官府悬赏。一张最新的榜文上写着,发现大盗麻连六已逃至此城。凡举报其踪迹者赏银十两,捉拿归案者赏银百两。

    乔徐二人对看一眼,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城外废屋,大盗麻连六正在睡觉。忽然,他警觉地醒来,门外有动静!

    他提起刀,小心地来到门边。打开一道门缝,他向外望去。但见屋角处有两个小孩正在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他侧耳细听,只听其中高个小孩神气地说道:“是我先发现他的!这回你得管我叫师兄了吧!”

    另一个矮个小孩冷冰地说道:“你报官只能领十两,我进去抓住他却可以领到一百两。咱们说好了的,谁挣得多,谁才是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是我先发现的,我说去报官就得去报官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去报官,我进去把他抓住。最后赢的就是我!你得管我叫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我先发现的,要抓也是我先抓!”

    “抓人与发现没关系,谁抓到算谁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孩争吵起来,声音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大盗麻连六头上青筋暴跳,这俩小孩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!

    他提了刀正要踹门出去,转念一想,万一这俩小孩背后有什么高人指使就不妙了。他偷偷从后窗跳出,四下张望后,并不见其他人影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他悄悄绕到两个小孩身后,打算一刀一个,结束掉这两个唧唧歪歪、扰人好梦的小崽子。

    谁知还未走近,那名高个小孩突然发现了他,“大盗来了!”

    矮个小孩回过头来,立刻双眼放光,“来得正好!”

    他拔出腰间长剑,举剑凝神。一道淡淡的蓝光自剑锋上缓缓亮起,在黑夜之中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剑气!这个看来不过十岁的小孩竟能发出剑气!太不可思议了,一定要趁早杀了他!麻连六提刀向他劈来。

    矮个小孩毫不畏惧地挺剑相迎,剑招精妙得令麻连六暗自称奇。

    奈何他人小力单,又太过缺少实战经验,数招过后被麻连六虚招诱骗,一刀劈中前胸,立时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麻连六一脚将之踹翻在地,狞笑着正要再补一刀,了结他的性命。旁边观战的高个小孩突然身形一闪,飞快地从他刀下抢了矮个小孩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麻连六一愣,随即抡起刀,劈向高个小孩背后。

    一柄剑忽然斜斜刺出,直击他的手腕。这一剑神出鬼没,吓得麻连六赶紧回刀自救。

    高个小孩趁此机会,跑出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震惊过后,麻连六发现,那一剑居然是被高个小孩抱于怀中的矮个小孩刺出的!

    矮个小孩胸部中刀后没有昏迷,竟有余力挡下他的刀!麻连六面露狰狞,紧紧追赶。不能留下那个矮个小孩!

    高个小孩抱着矮个小孩,急速向雪山深处奔去。他脚尖轻点,身法流利,麻连六忽然发现另一件奇怪的事情:雪地上没有高个小孩的足迹!

    难道这名十二、三岁的小孩身负一人竟然还能踏雪无痕?太匪夷所思了,一定要杀了他们!麻连六发狠地想着,猛追不舍。

    行了一程,小孩毕竟气力不足,高个小孩的脚步逐渐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眼看麻连六越追越近,高个小孩忽然提声大叫:“大师姐,救命啊!”

    麻连六左右张望并不见人,只当高个小孩虚张声势,继续提刀追赶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赤光从天而降,麻连六急忙举刀招架。一招之下,他的双臂竟被震得几乎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一名十六、七岁的红衣女孩,从雪山飞降而下,借一刀之力,站稳脚步。她容颜瑰丽,炫如初升朝阳,手执一把比她还高上数寸的赤色长刀。

    麻连六震惊了:她不是就是新近崛起的江湖新秀——“焰刀”艾离吗!

    赤焰别离,遇恶即斩!

    女孩毫不留情地举刀挥下。赤色长刀挟着绚目火焰,向麻连六当头罩下。

    什么世道啊?这些小孩怎么个个都如此之强!

    大盗麻连六于悲愤不甘中倒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屋里,徐绍风躺在床上,身上缠满了乱七八糟的绷带。

    一个六岁的小女孩从门外进来,手里捧着一个比她脑袋还大的海碗。来到床边,她吃力地举起海碗,细声细气地说道:“师兄,该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徐绍风背过身,转向床里。小女孩怯怯地把海碗放在床边的小桌上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大师姐艾离的声音出现在他的头顶,“怎么不吃药?”

    徐绍风面朝床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艾离端起桌上的海碗,尝了一口,不禁吐了吐舌头,“真是够苦的。这个小雨!一定是又把黄连放多了,还煮了这么一大碗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,倒出一颗圆圆的东西,塞入徐绍风的嘴中。

    徐绍风背部抖动了一下,瞠大了双眼,慢慢转过脸来。

    艾离对他眨眨眼睛,小声说道:“甜吧?这是糖豆,含着它吃药就不苦了。”

    徐绍风直愣愣地望着她,冰冷黯淡的眼中水色渐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哭?”艾离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徐绍风哽咽着说道:“大师姐,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因为这个啊。”艾离眉头展开,微微一笑,“输几次有什么关系,继续努力,总有赢回来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望着她坚定的笑颜,徐绍风眼中的冰雾似烈日雪融般蒸发不见。他用力点头,嘴角边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真像啊。”艾离喃喃自语,不禁失神地伸出手,轻轻抚摸过他的面颊。

    “大师姐?”徐绍风不解地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吃药,快快长大。”艾离回过神来,叮嘱一声,转头离去。

    徐绍风发了会儿愣,含着糖慢慢坐起。端起海碗,他咕嘟嘟地把药喝了精光。

    门又开了,一道人影闪了进来。

    乔知叶神气地出现在他的面前,伸手掐了掐他的脸,“喂,小疯子,都怪你本事太差,害我没能领到赏银。以后你见了我,得管我叫师兄!”

    徐绍风垂眼看着碗底的药渣,半晌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乔知叶以为他不肯服输,正待再说。

    他却目光平静地叫道:“师兄。”

    四年后,徐绍风十四岁,便已领悟了寒天剑法“人寒似剑,剑寒如人”的境界。

    他奉师命下山擒拿大盗麻妖九,一战成名。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练剑奇才,江湖人送外号“寒剑”徐绍风。

    回山后,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找到正懒洋洋躺在床上的乔知叶。

    当着他的面,徐绍风取出三锭百两大银,一个个地摆在桌上,冷傲地说道:“这是我这次挣到的赏银!”

    乔知叶踢了踢床脚边一个不起眼的木箱,没精打采道:“这是我挣的。”

    徐绍风好奇地打开木箱,里面是整整一箱的银两。

    乔知叶眯起眼睛,得意洋洋地笑道:“今年又是我赢,你还得听我的,管我叫师兄!”

    这一年,乔知叶十七岁,正式接管昆仑无别门的门内事务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