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贞观五行劫 > 〖第一卷·水之卷〗 《山花渐欲迷人眼》 第三十一章 违抗师命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阳光灿烂的小路上,徐绍风与路小花并肩而行,一双手儿紧紧地牵在一起。山风吹得二人的发丝与衣襟齐齐飞舞,一颗心也被山风吹得飘飘荡荡,在胸中忽上忽下地跃动。

    一时间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路小花禁不住偷眼看他,却发现对方也在侧头望向自己。她的心底似有蜜糖调成的泉水汩汩冒出,不由弯起眼眉,冲他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他也扬起眉梢,翘起嘴角,回她一个绽开的笑容。

    路小花急忙低下头:真是奇怪,为什么看到他的笑容竟会有一种被阳光晃到的感觉?此时的他,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。这就是不常笑的人一旦笑起来的威力吗?

    “小花……”他开口道。

    路小花不敢抬头,只轻轻地“嗯?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捧起她的双手,郑重地问:“请你嫁给我好吗?”

    啊?路小花瞠大双眼,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头顶上方,他一双黑白分明的墨瞳正注视着她,静静地等待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蓝天之下,本是被雪顶遮住的太阳,忽然现出一角,散发出华光四溢的绚烂光芒。路小花只觉眼前一晕,蓝天、雪顶与阳光仿佛一同落入他的双目之中,明澈闪亮得令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可以吗?

    时间在这一瞬停滞,路小花双颊染上了红霞。她深深地垂下头,心跳急急如擂鼓:真的可以吗?这种事情她还从未想过……

    “小疯子!”人影一闪,乔知叶出现在徐绍风身旁,急声说道,“总算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徐绍风面寒如冰转头相对,眉间立时聚起乌云。

    乔知叶被冻得急退了数步,简洁地说道:“师傅叫你去议事厅。”

    徐绍风眸色一凝,对路小花柔声道:“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待他离去,路小花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晕眩与窒息之感顿减,心跳也终于可以恢复正常了。

    徐绍风来到议事厅,推门进入。

    掌门人宋瑜正坐于厅内等他。他满头银发,却有一张近似青年人的俊雅面容,脸上半丝皱纹皆无。他的目光深邃而淡漠,似具有一种奇异而无形的穿透力,令人觉得他虽然注视着你,目光却穿透了你的身体,看向某处神秘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徐绍风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宋瑜细细打量这名心爱的徒弟,淡静的目光中升起一抹少见的慈爱。他微微颔首:数月不见,绍风这孩子似乎变得成熟了不少。如果说以前的他像是一把锋利出鞘的宝剑,无时不刻显露着刺人的剑芒,如今的他已懂得将这份锐气光华静静敛起,显得沉稳了许多。

    宋瑜摆手叫他起身,问道:“你此行有何收获?”

    徐绍风恭敬回道:“师傅神机妙算,临行之言都成谶语。可惜弟子愚钝,未能提前领悟师傅的苦心。”

    临行之前,宋瑜曾赠他数言:逢源难圆,遇难莫慌,纵经生死之限,皆会化险为夷。现在回想起来,他对师傅愈发敬佩。

    宋瑜淡然说道:“去前我曾为你卜过一卦,虽为大凶之相,却有贵人相助,并不会有性命之虞。以前的你太过锋芒毕露,必须多加磨练,所以为师令你出外游历。经此磨难你明显成长了不少,说说此次出行的领悟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绍风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,“正如师傅所算,南方果然有妖兽化蛇横行,我与展虹山庄主所约好手一起前去除妖,只是……”虽然没有亲身经历那场令人心惊的虎末坡之役,但想到那一役后,同行之人尽皆身亡,他不由得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只是?”宋瑜问道。

    徐绍风深吸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只是那一役极为惨烈,所去的三十余名江湖好手尽皆战亡,弟子能够生还,实属侥幸。”

    宋瑜淡淡道:“兽非千年不能成妖,此兽即已成妖,当然非比寻常。临行前,我不是再三叮嘱于你要万事小心,绝不可莽撞行事吗?”此子天生异能,身负冰气,却仍不能做到处事不惊,看来尚需磨砺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绍风目露崇敬,垂首道:“弟子遵照师傅的嘱咐与那妖兽小心周旋,然而却仍是差点命丧当场。经此一役,弟子发现真正狠毒的不是千年妖兽,而是人心中的贪欲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有所领悟,便不枉此行了。”宋瑜欣慰地点头,又道:“那妖兽内丹你可曾取回?”

    “已被弟子取回。”徐绍风取出包裹着妖丹的黑布小包,双手呈给宋瑜,“这颗幻珠便是化蛇腹内所结的妖丹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得很好,为师要好好地奖赏你!”宋瑜收下黑布小包,展颜赞赏,“你自小就与艾离最为亲密,此次又立下大功,为师便遂了你俩的心愿,将她许配予你。”

    徐绍风眼神骤变,心中一凛:三师兄这次没有骗他,传来的话竟然是真的!他急忙躬身道:“弟子不要奖赏,只有一个请求。”

    宋瑜心情甚好,“哦,什么请求?”

    徐绍风抬起头,朗声说道:“弟子请求与路小花成亲。此次出行,弟子差点丧命,是小花救了弟子的性命。弟子与她已定下婚约,求师傅成全。”

    宋瑜目中闪过一丝不悦,缓缓开口:“论武功,艾离在本门之中无人能比;论相貌,也是极好的;在江湖上,她更是数一数二的女侠。按理说,将她许配于你,实是有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徐绍风一直躬身未起,此时接口道:“那就请师傅收回成命,弟子与大师姐向来只有姐弟之情,并无恋慕之意。”

    宋瑜凝眉望了他些许时候,叹息道:“不过,为师算出,你师姐现在遭逢情煞血劫,此劫不破她恐有血光之灾,更有甚者,或有性命之虞。若想渡过此劫,唯有令她与相宜之人成亲。而据为师推算,你正是那个与她相宜之人。”

    徐绍风肩背僵直,沉默下来。师傅宋瑜江湖人称“玉洞仙”,除武学外,亦精于易经玄算。徐绍风在他身边长大,自是知道师傅其实并不经常卜卦。然而他但有卜算,却从未错过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明明灭灭,握剑的手紧了又松,松了又紧。思量良久,他抬起头来,轻声但坚定地说道:“师傅!可以与大师姐成亲者未必只有弟子一人,但弟子却只想和小花姑娘成亲。”他语调平稳,目光清明,里面没有半点犹豫。

    宋瑜不禁皱起了眉头:这名徒弟是他看着长大的,从小到大,都对他恭敬有加。虽然性格倔强,却是最听话的一个,对他从来都是言出必从。如今竟然为了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山野丫头,公然违抗他的命令。然而他亦深知此子性格,若是此子认定之事,无论多么艰难,即使要拼上性命,也必会力争到底。

    既是如此,宋瑜隐忍着胸中升腾起来的怒气,退让道:“这样吧,今日是你第一次开口向为师提出要求,为师就答允你一次。让那个小花姑娘做小,不过此事需等你与艾离成亲之后再议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!”徐绍风又唤了一声,再次坚定地说道:“弟子的意思是:我只想与路小花一人成亲。”

    “为师的话你也不听了吗?”宋瑜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一股无形的压力随之而来,徐绍风身躯为之一震,却将脊背挺得更直,“师傅,请恕弟子直言,我想娶的只有路小花一人。如果您定要我与大师姐成亲,便是同时害了我与大师姐两个人!”

    “事关艾离性命,由不得你胡来。你答应也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!”宋瑜面色冷凝,拂袖而起,“我便给你几日考虑时间,你好好想个清楚!”

    徐绍风僵立着目送师傅含怒而去,目光中的坚定逐渐变作迟疑与迷茫。师傅一向从容淡定、气度超然,纵然严厉,却从未对他发过这么大的脾气。此事竟惹他如此生气,难道真是自己做错了吗?

    山谷里,路小花正在和莫小雨玩得开心。徐绍风许久未归,正巧莫小雨经过,二人便同去山谷游逛。

    路小花忽然问道:“小雨,你知不知道成亲以后都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成亲?”莫小雨想了想,道:“我也不大清楚。不过我在书上看过,一个未成亲的女子让男子看到不该看的肌肤,或者搂抱亲吻都是轻浮女子才做的事,但是成亲以后应该就没有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路小花心事沉沉。如果不与他成亲,她岂不就是一名轻浮女子?

    “不过,我也听三师兄讲过,江湖女子大都不拘小节,并不太在意这些。”莫小雨扭头看她,“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有点想知道。”路小花勉强一笑。

    “啊,我知道啦!”莫小雨笑嘻嘻说道,“你是想和谁成亲了吧?”

    “才没有呢,你别胡说!”路小花嗔了她一句,上去呵她的痒。

    徐绍风慢吞吞地走出厅堂,沿山漫行。

    山谷里忽然扬起一阵欢乐的笑声。他止住脚步,抬头望去,目光不由紧紧追逐着那个嘻闹的身影。

    小师妹莫小雨为人羞涩怕生,一向不爱说话,更从不与陌生人交谈,但和小花在一起时,却总是笑声连连。

    默视了半晌,他的冰眸中升起一股暖意:不,自己没有错!

    “啊!四师兄过来了。”莫小雨望见徐绍风的冰眸,立时慌乱起来,“小花,我还有点儿事情,以后再找你玩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,小雨,咱们才玩了这么一会儿,你别急着走啊。”路小花忙伸手拉她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看,四师兄好像有话要对你讲。”莫小雨趁她转头之际,竟然使出轻功,纵身跃走。对不起,小花!四师兄刚才瞪了我一眼,分明就是要我快走。要是我再不识趣的话,可是会被冻死的。

    路小花见徐绍风向她走来,放下手中的花草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知所措地开口:“那个,你回来啦。你和师傅谈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徐绍风默默注视了她片刻,才道:“师傅已经答应咱俩的婚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吗。”路小花脸上一片发烫,心砰砰地急动起来。这就要嫁人了吗?可是她都还没有想好呢……不过,如果是他的话,也许、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吧?

    徐绍风凝视着她腮边的红云,目中显现出一片温柔,“没事的,我会把一切处理妥当,你不用为此操心。”

    路小花没有说话,头垂得几乎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徐绍风轻轻拉过她的小手,将之包裹于自己的掌心里,心道:还是不要告诉她大师姐的事吧。这样的一张脸只适合盛载笑容,泪水与担忧都应该离她远远的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