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贞观五行劫 > 〖第一卷·水之卷〗 《山花渐欲迷人眼》 第三十二章 原来他是这么好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昆仑冰涧是一片晶莹纯白的世界。

    山顶的浮雪顺着长长的缓坡滑下,在谷底汇聚成一条数丈宽的冰流,叮叮当当地往山外流去。从山顶望下,大小不一的冰凌折射出七彩光芒,宛如一条嵌载着无数宝石的锻带。

    “哇,好美!真像梦里一样。”峰顶远眺,路小花忘情欢呼,“昆仑雪山,我来啦!”

    “的确很美。”徐绍风与她并肩而立,感慨深深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这里的每一座冰峰他早已烂熟于心,但经她这么一说,一座座冰峰忽然闪动起他从未见过的亮丽光泽,此起彼伏,美如梦幻水晶。

    路小花开心地大叫一声,顺着缓坡欢笑着朝谷底的冰涧跑去。

    不料刚跑出几步,她脚下一滑,整个人如雪球般往谷底滚落。好在只一个翻滚,下一刻她已跌坐到一个坚实的臂弯里。

    “小心,这里很滑。”徐绍风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预料到她会开心,却没料到她会开心到如此欢蹦乱跳。他张臂揽住她,双脚蹬住山壁,阻住下降的势头。顺着山坡,他拥着她向谷底徐徐滑去。

    随着下滑,路小花不由自主地向后靠去。一仰头,正对上他俯望而来的眼眸,那双深潭般的黑瞳中漾着粼粼波光,星星点点地写满了关切。

    山风夹着细雪扑面而来,路小花却觉脸上一片烫热,一颗心也随着下降又开始砰砰乱跳起来。

    渐滑渐缓,到了谷底,徐绍风长腿伸出,微一用力,便即停住。

    “好好玩,我还要再玩一次!”路小花从地上站起,拍了拍身上的雪沫,转头往山上跑去。

    “好,咱们再玩一次。”徐绍风从后面追上,伸手揽上她的细腰,脚下发力,不多时便带她回到山顶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拥她坐好,蹬脚滑下。俩人都将双腿伸直,任凭山势带之下落。

    晶莹的白雪在身周飞舞飘荡,凝冰的山峰自眼角边呼啸而过,置身其中,犹如腾云驾雾,空中翱翔。

    路小花一边紧张地抓住他揽在面前的手臂,一边兴奋地大笑大叫。身后的他,一抹柔和的浅笑悄然弯上嘴角。

    到底之后,路小花摇摇晃晃地站起,顾不得头晕目眩,就又大声叫道:“我还要玩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也来了兴致,拉起她再次纵向山顶。

    二人不知疲倦地玩了一次又一次,欢乐的笑声在纯白的世界中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玩累了,她与他并排坐在涧边歇息。

    路小花俏笑着说道:“你小时候就在这里练剑?这里简直就像仙境一样嘛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绍风应了一声,目光流连在她的身上。她的小脸被山风吹得红扑扑的,一笑起来,弯弯的嘴角边就露出两颗甜甜的酒窝。

    路小花睇他一眼,“看你滑得这么顺溜,小时候的你定然没有好好练剑,总在这里偷玩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徐绍风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她。她的小脸因为兴奋变得通红,头发微乱,粉嫩的额前垂落下一缕乌黑的发丝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信。”路小花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。”那缕垂落的发丝在她额前晃来荡去,甚是调皮,徐绍风忍不住伸出手,把它勾到她的耳后,“当时的我,只希望不被别人看不起,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变强,只知道一刻不停地练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常和别的小孩一起玩。”路小花又猜。

    “也没有。因为危险,这里是其他孩子们的禁地,除我之外,再无人来。”徐绍风垂下眼睑,目中划过一抺苦涩。那时候,除了大师姐外,根本没有孩子愿意接近孤僻寒冷的他。

    路小花怀疑地问道:“别的小孩不能来,你为什么能来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里的危险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。”寒冷对别的孩子是致命的伤害,对他却是练功所需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路小花又摇了摇头,“难道你从来就没有偷懒过?”这么好玩的地方都没有好好玩过,这人小的时候到底都在干些什么啊?

    偷懒?徐绍风眼中飘过一丝恍惚。

    听他不再说话,路小花歪头问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,以前的我,就是一个只知练剑的武痴。”徐绍风注视着她,本是静冷如潭的幽瞳,此时却闪烁起荧荧流火,“遇到你之后我才发现,我以前虚度了太多美好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停了一下,他认认真真地说:“能遇到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路小花的脸一下子红了,垂下头道:“你可真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都是实话。”徐绍风眸色一深,肃颜悄悄向她的小脸贴近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路小花没有查觉,仍自嘟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徐绍风没有言语,继续向她贴近。

    微热麻酥的呼吸吹到路小花的脸上,她惊觉地扭头,一下子被吸入他那双漆黑如星空般的眼眸里。

    他棱角分明的唇轻柔地贴上她因惊讶而微微张开的红唇,舌尖轻抹了一下那软香之处,顺势探进,再缠上她的小舌,在唇齿间细细证实着他刚才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这么美的地方,你为什么说它危险?”路小花大口吸气,趁着喘息忙又发问。她心慌慌地将头扭向一边,一张小脸红得愈发不可方物。……他他他,又来亲她了!

    徐绍风眼底深处闪过一道意犹未足,暗自运转了一下寒天真气,才把目光从她身上收回。指着冰流,他道:“你仔细看看那里。”

    顺着他的手指看去,路小花不由惊喜地站起身,“你看你看,冰下有水,水还是流动着的呢!”

    她刚想抬脚过去,却被身旁之人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果然又是这样!徐绍风抓住她的手臂,将她拉回安全的地方。叹了口气,他道:“当年就是因为小孩们觉得好玩,发生了冰流冲走孩子的惨剧,所以这里才会被列为禁地。”虽然现在的他足以护她周全,但如果掉入冰水之中,他虽不惧,她却会被冻伤。

    “可是真的很好玩啊!”她转头看他,目光中满是渴望,“好想在那些冰上站一站哪。”阳光下,大大小小的冰块闪耀出五颜六色的光芒,绝对是种美丽的诱惑。就算不让站,摸上一摸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盯着她看了片刻,他忽然嘴角向上一弯,“在这里等我一下。”说着,他松开手,往涧边走去。

    她不明所以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只见他在水边俯下身子,将一双手掌浸于冰水之中。过不多时,淡淡的冰雾在他周围缭绕开去,一块浮冰逐渐自他掌下成形。

    路小花瞠圆了眼睛,看得嘴巴都无法合拢。他是怎么做到的?简直比变戏法还要神奇!

    徐绍风没有停止,仍然运劲于冰。渐渐的,浮冰越来越大,形成一个丈许宽的巨大冰舟。他收回双手,踏上冰舟踩了几脚,确定其坚实程度后,这才微笑着对她招手,“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路小花愣愣地望着他,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间:有些震惊,有些感动,又有些窃喜,还有点好像被骗了。原来他这么厉害!以前实在是看轻了他,居然傻傻地以为他打架总是输……

    冰舟载着二人,起起伏伏地顺流飘去。四周的冰凌,不停地相互撞击,奏乐般地响个不停,甚是动听。徐绍风站在冰舟前方,脚下运力稳住舟身。偶尔,他会用剑鞘击开撞来的大型冰块。冰舟在他的操纵下,摇摇荡荡,一路前行。

    路小花凝望着他,一番心思也随着冰舟起起伏伏。面前的他,雪白的衣衫,乌黑的发丝,背脊挺直如山,身形颀长完美。风吹动了他的黑发与白衣,飞扬漫舞得好似天上的人物。忽然之间,她看他的目光变得与以前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似是感受到她的目光,他回过头来,棱角分明的嘴角挂着和煦如微风般的笑意,一双本是寒冰般冷漠的墨瞳,闪烁着荧光流彩般生动的光泽。

    路小花用力地眨了眨眼睛,怎么也想不明白,这么优秀的人为何会喜欢上一无是处的她?真像是在做梦一样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连几日,他都与她从早到晚待一起,带她到昆仑各处游玩。

    这日,二人正要出行,二师兄季怜月忽然找来。

    他冷然地望了二人一眼,对徐绍风道:“四师弟,师傅叫我跟你商议,关于筹办你婚礼之事。”

    筹办婚事?路小花发觉徐绍风握住她的手猛然一紧,背部似是往上挺了挺。她的心中升起一团疑惑:是自己的错觉吗?他的身上怎么好像骤然冒起一股冷气。她担忧地伸出手指,碰了碰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徐绍风转头看她一眼,柔和了脸色,回她一个安心的眼神,随即一言不发地跟随季怜月而去。

    想着他眼中的温柔,路小花微微失神,这个人为什么会对她这么的好?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