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贞观五行劫 > 〖第一卷·水之卷〗 《山花渐欲迷人眼》 第三十三章 无法习惯的事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路小花回到院中,托腮坐下,望着院角那一树盛开的花朵发起呆来。

    数日前他才对她说过要娶她,今天就要去和二师兄商议婚事了吗?这一切发生得也太快了些吧!

    自己真的可以和他成亲吗?刚刚才发觉他是那么的好。……他这样的人要配也应该配像蓝琴姐姐那样美丽的人,或是像艾姐姐那样厉害的人,怎么想也不应该是自己吧?……他为什么会想要和自己成亲呢?……

    正在她思绪万千、烦乱如麻的时候,一双柔软的手悄悄蒙上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路小花吃了一惊,转头看清了来人,一下子欢喜起来,“小雨你来了!”

    莫小雨对她羞涩一笑,“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在看花。”路小花随手指了指院角的花朵。

    “看花?”莫小雨走到她身旁坐下,点点头道,“这些花开得倒真是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这些花开得实在是太扎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小雨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,小花……”莫小雨腼腆地唤了一声,“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后山翠谷玩?”这几天小花总是被四师兄缠住,都没时间和她玩了。每次她来找小花玩,旁边的四师兄就沉下脸瞪她。虽然她很想和小花在一起,却又不敢招惹冷如寒冰的四师兄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路小花笑着站起身。先不想那些令人困惑的事啦,还是和小雨一起玩最开心!

    二人手牵着手,说说笑笑地往后山走去。

    路小花很快忘记了刚才的烦恼。出于对植物的共同爱好,她与莫小雨一个是实践派,一个是书本派,俩人在一起时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。

    莫小雨想起一事,与路小花闲聊:“对了小花,我来的时候看到二师兄与四师兄一起面色凝重地走了出去,你知道他们干什么去吗?”四师兄平时就是冷冰冰的倒没什么不正常,但二师兄却是最和气不过,怎么也板着个脸?

    路小花脸上一红,“季大哥说是要找风大哥商议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三师兄的传言竟是真的!”莫小雨掩口叫道,“四师兄就要和大师姐成亲了!”

    路小花停住脚步,疑惑地问:“小雨你刚才在说什么?”自己没有听错吧?好像听到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莫小雨向她解释道,“前几日师傅出关了。据三师兄讲,师傅想让四师兄迎娶大师姐。不知为何,四师兄就是不肯答应,惹得师傅很不高兴。这件事在师兄弟中间都传开了。原来四师兄还是答应了。我就说嘛,四师兄从来没有不听师傅的话过。”

    怎么会是这样?路小花脸色一变,说道:“小雨,我有点累了,要先回去了。”那天他是在骗自己吗?本来也觉得与他成亲不可思议,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觉得胸闷难受,心里一阵阵的发凉?

    “小花你就多陪我玩玩嘛,时间还早得很呢。”莫小雨拉住她不放。好不容易四师兄不在,等他回来就又不能一起玩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正说话间,一道人影大呼小叫地出现在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雨快来!我看见笨老四又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莫小雨与路小花同时惊叫一声,跟随乔知叶一起往回赶去。

    三人赶至院门口时,却见徐绍风正被艾离架着手臂,一步步地走来。

    他微垂着头,一手搭在艾离肩头,一手紧紧按于腹部。他腹部处的衣衫血湿一片,鲜血自他的指缝间不停掉落,一路上都是点点滴滴的血红。

    路小花心中一颤,停住脚步。他明明骗了自己,可为什么一看到他受伤,心口仍是痛得难受?

    艾离瞥见莫小雨,扬声叫道:“小雨你来得正好,快拿伤药和绷带过来!”

    莫小雨应了一声,跑去取药。

    路小花微一迟疑,上前扶住徐绍风的另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徐绍风朝她望了一眼,又扭过头去。他面色苍白,一向冷清的眼中闪烁着难言的苦楚。

    乔知叶凑到艾离的身后,好奇地问:“大师姐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艾离皱起眉道:“为了我二人的婚事,老四跟师傅起了争执。师傅不允,他就用剑刺伤了自己。不过师傅已经同意,不再管我们俩人的婚事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刚才的事,她暗自叹了口气:这样一个冷性子的人,一旦执着起来,还真是要命。搞得翻天覆地的,让旁边观看的人都为他捏了把冷汗。

    原来他并不曾骗过自己!路小花忽然觉得眼前的景色变得模糊起来,似被一层浓浓的水雾蒙住。水雾越来越浓,浓到看不清前方的道路,水雾越聚越多,多到不受控制地掉下来。

    一颗又一颗的水滴掉落在徐绍风的手臂上,他转头看到水滴的来源,黑眸一错,闪出几分慌乱,“你别哭,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路小花低低“嗯”了一声,眼眶里的水却仍旧不听话地落个不停。

    艾离抬目看向她,轻笑了一声,“他真的没事。别看血流了不少,但他刺的时候避开了要害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明明受伤的是他,怎么反倒都安慰起自己来了。路小花擦了擦眼睛,努力止住泪水。可是眼睛里的水怎么也不受控制,就是不停地涌出。

    “哈,避开了要害!”跟在后面的乔知叶怪叫一声,“啪啪”作响地拍打着徐绍风的肩头,“数月不见,你竟然变狡猾了呢。”

    他大力地拍着,拍得徐绍风眉头皱起,隐忍地吸着气。

    “乔大哥,你不要这样!”路小花止住了泪水,不满又担心地叫道。

    艾离转头瞪了乔知叶一眼。乔知叶这才汕汕地撤回了手。

    进到屋里,艾离和路小花把徐绍风扶到床上。可他却不肯躺下,从床上直起身,对艾离涩声叫道:“大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艾离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,阻止他道:“事情都已经过去,你就别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徐绍风看了一眼身边的乔知叶,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路小花敏锐地发现,他看向艾离的眼神中满是痛苦与迷茫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艾离忽然不耐烦起来,抚在他后背的手快速一动,点了他的睡穴。

    徐绍风眉头一皱,用力地睁了睁眼,却终于不甘心地合了起来。艾离扶住他的身体,顺势把他放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这时莫小雨取来了伤药,她掀开徐绍风的衣襟,为他上药。

    乔知叶探头望了一眼,在一边“啧啧”叹道:“这个小疯子,从小到大就没让人省心过。”

    他凑到艾离面前,说道:“刚才我看到师傅了。他的脸色非常不好,我从来没见他那么生气过。这次小疯子真是太不听话了。”

    艾离瞪了他一眼,“这里没你的事,别在这里添乱。”

    乔知叶“哎”了一声,不情不愿地被艾离赶走。

    莫小雨上好了药,对艾离细声禀道:“大师姐,四师兄的伤口虽长,但却不深,也没有伤到重要部位,只是血流得多了些,需要休息调养。”

    艾离点了下头,吩咐道:“小雨你也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莫小雨闻言,温驯地走出屋。

    路小花正犹豫着要不要和她一同离开。艾离却道:“小花,你留下来照顾他。”说完,她出屋将门掩起。

    路小花局促不安地在屋中站了一会儿,慢慢在床头坐下。屋外的人都已被艾离赶走,屋子里静得只有他沉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她望着床上沉睡中的人,水雾又蒙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刚才小雨为他上药时,她看到了他腹部的伤口,那是一道从左肋一直延伸直右腹,足有三寸来长的伤口,皮肉翻起,血流不止。可是大师姐和小雨却都说他伤得不重,就连他自己也是那样说的。在场几个人的神情都无半点紧张。

    她不是医者,不知道什么叫伤得不重。但她知道,这样的伤口若是出现在普通人的身上,那一定是叫重伤。

    从第一次见到他起,他就总是在受伤。那时候,看到他居然能够在那么重的伤下活下来,她曾惊讶不已。他的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,新旧都有。也许,他以前就常常受伤吧,所以大家对他受伤都已习以为常。可是,她却怎么也无法习惯。一想到不久之前,他差点就死在自己眼前,她心口处又开始细细密密地疼痛起来……

    不行,要赶紧找点事来做才能不再胡思乱想。路小花用力地摇了摇头,把又一次涌上来的泪水甩去。

    她出门打了一盆热水,先把他手上和身上的血迹细细擦掉,又换了盆水为他擦脸。她极轻地用毛巾擦过他宽阔的额头,再抚上他闭起的眼睛。望着他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时,她的脸却忽然红了。

    这双眼睛睁开时常常冷冰冰地瞪着别人,但看向自己时却总是暗含暖意……高挺的鼻梁一如他向来挺直的背脊……棱角分明的双唇曾经那么温柔细腻地吻过自己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路小花只觉自己的脸烫热得似能煮熟鸡蛋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床上的人忽然不安稳地呓语起来。路小花侧耳听去,他却是在叫“大师姐……”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