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重生之盛世帝后 > 第一百九十二章 沼泽地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萧启晟不屑与对方比试,便打算开口让士兵与之比武。

    奈何嘴都还没有张开,对面的使者就已经朝他直直的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萧启晟无奈,只能与之对打。

    但是那使者终究不是萧启晟的对手,随着萧启晟的几招过后,那使者明显的有些体力不足。

    萧启晟当然也看得出来面前这人的状况,便一把剑刺了过去,那使者弯身躲避。

    无意之中,这使者头上的帽子竟被萧启晟的剑勾的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飘飘扬扬的头发在空中散开,周围的人都诧异万分,没想到原来这面前的西域使者竟然是会是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那个,实在抱歉,太过失礼了,这人并不是使者,她是三公主,她生性顽皮,这才同你们开的一个玩笑。”身后传来声音,原来说这话的人正是他们护送过来的的那个使者。

    赵灵枢觉得奇怪,便问道:“三公主?”

    那使者点了点头:“是的,这是我们西域国的三公主,公主名叫胡支雅姬,平日里最喜爱装扮男装,所以这才…”

    萧启晟却不愿理会这个西域三公主。一上来就找自己的麻烦,自己分明是过来护送人,却无故非要比试一番。

    萧启晟径直越过胡支雅姬向西域国内部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见萧启晟走了,便也都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在最后嘴角却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看到,摸不透公主的心思,大胆劝说道:“公主,这大梁要是得罪了,我们整个西域都不会好过,公主切莫再如此冲动。”

    胡支雅姬双手叉腰直直看着萧启晟走路的背影,她可从未觉得自己有过什么冲动。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西域国的殿内,西域国的国王过来迎接。

    “国王真是客气,不必迎接,您在座上坐着便可。”萧启晟见西域国国王竟直接走到台下,这为未免有些失了礼数,怎么说自己也是臣子,国王怎可迎接。

    西域使者向皇上报告,宝物已按照安排已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成想西域国也怒:“送了出去?这宝物还在原地放着,你送了个什么过去?”

    西域国王下来迎接萧启晟的原因也就是此,实在是觉得没有脸面还让大梁的皇子还将使者送过来。

    西域使者有些茫然,难道自己送错了不成?

    西域国王的侍从赶紧上前解释,原来的西域使者拿走的,并不是要真正送给大梁皇上宝物,那是国王自小就珍藏之物。

    真正的宝物确实是另有他物。

    那侍从将真正要献的宝物递给西域使者,让他随萧启晟一起再回一趟宫中,以表自己的歉意,并且把他的玉斧原封不动拿回来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的物品,西域国王可以既往不咎,可偏偏是玉斧。

    “真是对不住,没成想他出竟拿错了宝物,劳烦你再受累一趟。”西域国王向萧启晟说道。

    萧启晟低头看了看那个盒子:“国王真是生分了,无妨,我们再回去一趟便试,原本我就是要回到宫中的。”

    西域国王见萧启晟同意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自从见到萧启晟的第一面开始,便对他一见钟情,自始至终,胡支雅姬的眼神都没有离开过萧启晟。

    赵灵枢也注意到了,这三公主的脖子好像都要转不过来了似的看着萧启晟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痴情的看着萧启晟,这男子甚是俊朗,与自己国家的人长得都有些不一样,就不要那面孔更是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雅姬,你跟随他们一起前去吧。”西域国王说道,他也注意到自己这个女儿看面前大梁皇子的眼神很是不同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件坏事,若是女儿真能与萧启晟成了亲,那西域和大梁的关系也就更紧了一步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,原来自己已经这么久的时间,没有看到其他的地方,眼神一直落在萧启晟的身上。

    萧启晟与西域国王告别。将使者与宝物又带回宫中。

    众人收拾行囊,又准备即刻出发。

    西域国王劝说萧启晟等人再此休息一晚,明天再走也不迟,但萧启晟拒绝。他想要尽快回到宫中。

    西域国王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,给萧启晟随从人员都备上了骏马。

    “多谢国王。”萧启晟向西域国王表达感谢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了城墙门口,都上了各自的骏马和马车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环顾一周,发现没有多余的马车供她乘坐,自己又怎可与底下的侍卫一样骑马赶路。

    她看上了萧启晟的马车,想到这是一个好机会,可以与他多接近一番。

    于是胡支雅姬走到萧启晟旁边说道:“不知道六皇子可否让我也坐一趟马车。”

    萧启晟虽不甚待见胡支雅姬,可她毕竟是西域国的三公主,不可怠慢,于是便同意了胡支雅姬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,公主想做就做便是。”

    胡支雅姬一脸得意,还不是要与她同乘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坐上马车,可一进去就看到萧启晟没有感情色彩的脸,想要开口与萧启晟说话,可找不到市里,这萧启晟仿佛没有一点想要搭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听别人描述,不是说这六皇子平日里顽固好动,怎得今日见了却不像是传闻中的模样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可不管这些,既然没有机会,那就自己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坐到萧启晟的旁边,萧启晟向一边倒退,胡支雅姬问道:“大梁的六皇子,本公主见你很是不错,适合当我的夫君,不知你可有意愿与我喜结良缘?”

    萧启晟虽看出这女子对他不怀好意,但也没有想到,胡支雅姬竟如此突然的就向他告白。

    他冷眼看着脚下的地面。嘴里轻声说道几个字:“公主切莫胡说,我对公主并没有什么异心。”

    胡支雅姬不听萧启晟的话,自小到大,她还没有什么事情是她想做却不能做的。

    即使是萧启晟也不行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眼眸转动,在心里想着,就不相信萧启晟对自己不会一丝的意思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在行路期间做了各种古怪的事情,她找着话跟萧启晟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跟我试试,你怎知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“公主见人一面就说要喜结良缘,未免太过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就是说,若是我们长久相处,你就可能会对我有感情喽?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我对公主不可能有其他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胡支雅姬搞不明白,她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萧启晟不再搭话。胡支雅姬还是不放弃,继续跟他说话,可这萧启晟却怎么也不愿搭理她了。

    于是胡支雅姬便拉开帷裳,与他的侍从闲聊。她聊够了就四周环顾这马车上的各种事物景象,时不时地碰一碰。

    萧启晟被她惹得厌烦。

    “停。”萧启晟说道。

    马车停了下来,萧启晟走出马车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周边的侍卫都吃了一惊,怎得殿下抛弃胡支雅姬就独自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萧启晟走到赵灵枢旁边:“我的马车就让予三公主,我与林奴同骑一匹马便可。”

    赵灵枢嘴里暗暗拒绝萧启晟,萧启晟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阿史那支颉在监视着我们,要想让他相信,就必须做戏到底。”

    做戏?为何做戏这二字从萧启晟的嘴里说出来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赵灵枢答应,既然阿史那支颉在暗中监视,跟萧启晟总比跟他好。

    听到答案,萧启晟坐上赵灵枢的马,让赵灵枢坐在自己的怀中,自己拉着马的缰绳。

    赵灵枢感到后背一片温暖,即使是做戏,那也不需如此亲近。

    况且这萧启晟的呼吸有一下没一下的在赵灵枢的耳边呼进呼出,自己还能听到萧启晟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赵灵枢觉得自己浑身开始燥热起来,不会脸色又要红了吧,暗自咒骂自己真是没出息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看着萧启晟竟与一个下人如此亲密,这一股穷酸的样子,难道会比自己好看吗?

    胡支雅姬嫉妒的眼神看着赵灵枢。

    众人开始行走,胡支雅姬却说这马车颠的有些头晕,想下去走一走。

    萧启晟同意,胡支雅姬便下了马车,她看到旁边有一片沼泽地,原本自己是可以越过的,不过现在特殊时期定是要特殊对待。

    “啊,快救我!”众人一个不注意,胡支雅姬竟跌入了沼泽之中。

    她离赵灵枢较近,假装下意识的拉着头顶的人,导致二人一同陷入沼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赵灵枢忍不住有些愤怒,自己平白无故被拉到沼泽之地。

    “萧启晟,你快救我。”胡支雅姬对着萧启晟喊道,自己一个堂堂西域三公主难道不比一个下人的命重要。

    可话刚说完,萧启晟就吩咐侍卫:“快去救三公主,我来救林奴,不可有闪失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二人不要挣扎,不要动,否则就会越陷越深。”萧启晟说道。

    他脱下自己的衣服铺在沼泽地上,让侍卫也向他如此行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慢慢把腿抽出,爬到衣服上,增加受力的面积。”萧启晟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纷纷按照萧启晟的话行事。

    趴到上面以后,萧启晟轻轻将衣服向自己拉过来,成功救下了赵灵枢。

    侍卫也将胡支雅姬成功救出。以此种方式被救了下来,胡支雅姬非常不满,凭什么她堂堂西域国的公主却还没有卑贱的丫鬟重要。

    萧启晟竟然放着自己不管,去就她!

    胡支雅姬拿起自己的刀举向赵灵枢:“今日,我便与你对决个高下来,看看你究竟是有多大的能耐竟比我还重要。”

    赵灵枢无奈,这他们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,自己可从未掺和过,却要将事情都怪罪于自己,真是自己坐着锅都会从天上来,砸向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与你争斗,我不会武功。”赵灵枢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,那你还真是无用。”胡支雅姬冷笑一声,这女子连武功都不会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拿起自己的剑就向赵灵枢刺去,萧启晟眼疾手快,用刀柄将胡支雅姬拦了下来,将赵灵枢护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让开!我”胡支雅姬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,虽你是客人,但你若执意如此下去,就休怪我不讲礼数了。”萧启晟说道,他就是见不得别人让赵灵枢受一丝一毫的委屈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被萧启晟气的一咬牙,一跺脚,便转身坐上了马车去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让马便开始行路,萧启晟见胡支雅姬如此冲动,便派众人跟上,这荒郊野岭,万一出了什么事情,还需要担责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生了一会闷气之后觉得不能这么下去,凭什么自己要受这等屈辱。

    “喂,你是不是没有穿过好衣服啊,看你这衣服破破烂烂,可真是寒酸至极,我回去给你送一些我不穿的给你哈。”胡支雅姬打开马车的帷裳,对着赵灵枢说道。

    赵灵枢不与胡支雅姬逞口舌之快,若是真的论起地位,这胡支雅姬的身份可不一定比赵灵枢重要,整个大梁的建设都离不开卫国公府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见赵灵枢不说话更是嚣张了起来,面前这林奴定是怕了,毕竟一辈子没吃过穿过什么好的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得寸进尺,继续辱骂赵灵枢:“你若是跪下来求我,我说不定可以…”

    “公主,你若是没事做,这侍卫背上的行囊倒是有些重,你不妨过去看看。”萧启晟见胡支雅姬又在找赵灵枢的事,打断胡支雅姬说话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往身后看了看,又看了看萧启晟,他这意思莫不是让自己去帮忙拿行李。

    她意识到萧启晟是觉得自己闲的没事干才会处处挑赵灵枢的刺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吃瘪,不再说话,她将帷裳放了下去,继续坐在马车内,此时她已经全然忘记方才自己是因为马车颠簸要晕倒才要下马车。

    不过行了一会路之后,她越看赵灵枢越是不顺眼。

    又开始不停地找赵灵枢的茬,但一一都被萧启晟化解。

    赵灵枢微微转头看向把自己护在怀中继续拉着缰绳奔走的萧启晟。

    赵灵枢对身后的男人又多了一丝依赖感,他总是能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保护好自己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那么帮我的忙。”赵灵枢说道,她是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感谢,若不是萧启晟次次的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。

    恐怕现在的小命早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再多嘴,我不介意再跟你吻一下。”萧启晟拽紧了一下马的缰绳。

    赵灵枢连忙闭上了嘴,她又想起来了自己打算与萧启晟坦白自己的故事。

    现在看这个情况,此事只能往后推,以后再寻找合适的机会。

    忽的又想起那个吻,赵灵枢已经有些按耐不住内心的躁动,但她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行人回到宫中,皇上之前就得知消息,既然来了,便又一次举行了欢迎大典。

    宫中的各个大臣,有名的人物也都纷纷到来。

    西域使者开始献宝,梁文帝将原先的玉斧还了回去,西域使者将真正的宝物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之后胡支雅姬提出要为大梁献上一支舞。

    只见胡支雅姬穿着碧蓝纱裙,纤细的腰仿佛垂柳一般弯了下去,额头水滴状的头饰更增添了异域风情。

    一曲舞毕,众人还纷纷在胡支雅姬的美貌之中没有缓过来。

    刚进到皇宫之时,这胡支雅姬是男装打扮,没想到竟如此美艳。

    梁文帝更是看胡支雅姬看的花了眼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这个舞蹈真是跳的举世无双,甚是惊艳。”梁文帝不禁说道。

    胡支雅姬向梁文帝行了个礼,提起裙摆微微下蹲:“多谢皇上赞誉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提着裙子要退下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梁文帝说道,

    胡支雅姬有些诧异,为何要让自己停下,下一个节目还在等着上场。

    梁文帝看着胡支雅姬笑了出来:“哈哈,给朕赏,公主的舞蹈朕看了很是欢喜,自然要赏才是,朕还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。”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