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凤鸣宫阙 > 第七百四十章 凤鸣宫阙(大结局)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对于王家,李邺自然从未打算放过。而对于陶君兰的回答,他也只有一句:“血债血偿。”不管是王家对陶家的,还是王家对他的,那都是血债。

    而如今他的这一句话,就已经是彻底的将王家打入了深渊,再无翻身的可能。

    至于皇后,李邺微微一笑:“我只一个母亲,自然也只会追封我母亲为太后。王氏毒害李家人,丧心病狂,罪大恶极,当诛。不过念在先皇和王氏的情分,我也不要她的性命。不过却也不会给她封号,就让她活着受罪罢。”

    这个和陶君兰想得差不多,当即她想起袁琼华交上来的密卷,便是将这事儿和李邺说了,多少有些唏嘘:“王氏虽说可恶,可却生了一个好儿子。”慧德太子一直不曾忤逆过皇后王氏,临死之前除了安排自己的唯一的儿子阿武之外,竟还替王氏留下了一个后路。

    只可惜的是,慧德太子的一番苦心,最后竟是没用上。其实就算袁琼华不将那密卷换取别的东西,李邺也绝不会因为那密卷就真放过皇后王氏。

    皇后王氏,根本就是自己在作死。她前前后后的做了多少事?不管是哪一件,都是让人无法轻易原谅饶了她的。

    李邺不是圣人,所以他要血债血偿。陶君兰更不是圣人,所以她不会劝阻李邺。

    大礼服做好没多久之后,登基大典便是如期而至了。

    前一天夜里,陶君兰还有些紧张,睡觉也没敢睡得太实了,所以第二日的时候,几乎是李邺一动,她就立刻醒了过来:“时辰到了?”

    李邺应了一声:“嗯,时辰差不多了。你先起来梳洗罢。”比起他,陶君兰需要的时间更多写,女人打扮起来,自然是十分费工夫的。

    陶君兰便是挣扎着爬了起来——如今她肚子大了,起身也好躺下也好,都是十分费劲儿的。

    陶君兰忽然想起了中秋那日她也是这样早早梳妆准备,可没想到却是那么一个结果。若是再运气不好些,只怕那一次孩子都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,陶君兰侧头问李邺:“你说,中秋那次,到底是谁动的手脚?”那事儿至今也没个结果,她还是很好奇的。

    李邺一怔,随后才道:“不只是一个人的能力。我猜,那件事情里皇后和王夫人说不定都参与了。不仅如此,顾惜在里头肯定也搅合了。”

    陶君兰沉吟了一阵子,发现如此应该是如此——那件事情里头,顾惜是受益最大的。要说她没搀和,那却是自欺欺人了。而以顾惜一人的能力,却也是明显的做不到那效果的。

    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这样一来皇后和顾惜的联手就似乎理所当然得多了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了那些宫人。”陶君兰叹了一口气——当时死了多少宫人?就为了这个,先皇还背了个骂名,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先皇就彻底的被戴上了一个残暴不仁的帽子。

    不过,感叹完了这一句之后,陶君兰也就没再继续纠缠这个事情。这件事情毕竟过去了,当时她被算计,按说是该睚眦必报的。可是如今她为砧板,别人为鱼肉。她又何必还要去纠结那些事情?若真想报仇,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罢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其妙,当你和别人平起平坐的时候,受到了屈辱被人算计了只觉得应该报复,而且还是立刻报复。可是当你走到了山顶,而对方却还停留在原地没有变化的时候,你却是已经不屑再去和对方争什么了。

    飞在天空的雄鹰,又何必去和麻雀计较?

    陶君兰觉得自己现在就颇有点儿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登基大典自然是庄重无比的事情,所以不管是沐浴也好,梳妆也好,众人也都是一脸庄重。倒是让陶君兰觉得有点儿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凤袍做好之后是试过的。不过今日再穿的时候,陶君兰却是也被镜子里的女子镇住了。九凤冠,金凤袍,东珠鞋。这一身行头普天之下也就只有她才有资格穿了。

    镜子里的女子一派雍容华贵,不怒自威让叫不敢多看,除了肚子太圆以至于没了腰身之外,倒是也没有别的可以挑剔的。

    陶君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竟是觉得镜子里的女人有点儿陌生:这真的还是她吗?记忆里,她似乎从来都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陶君兰侧头问红螺:“我觉得都不像是我了。你觉得呢?是不是变化太大了?”

    红螺仔细看了看,摇摇头:“平时娘娘也是这样的。”从今儿开始,陶君兰就是正儿八经的皇后娘娘了,虽说眼下还没行册封大典,可从起来开始,大家都是默契的换了称呼。

    陶君兰注意到了红螺的称呼,却也没去阻止:横竖她马上也是了,犯不着为了这点事情再训斥人。坏了今儿大好的气氛。更何况,她们本来就是为了让她高兴才这般的。

    陶君兰倒是因为红螺的回答有些愣神:她平时是这样的吗?她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正在顾盼之中,李邺却是过来了,见了她这般盛装倒是眼中亮了一亮,随后更是打趣:“皇后娘娘这般打扮,好生威仪八方。简直就让人不敢多看了。”

    李邺也已是穿上了九龙袍,戴了金龙冠,脚下是九龙靴,腰上金龙玉莽带更是将他衬得玉树临风,威严无比。

    原本李邺温和的气质,被这么一衬托,虽说仍是还有,可更多的却是威严庄重,叫人觉得气势十足了。

    陶君兰几乎看呆了一下。不得不说,李邺这般一穿,她虽不至于被威严的气势镇住,可是实打实的却是被李邺的变化镇住了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人都说,人要衣装,佛要金装。”陶君兰回过神来,失笑的言道。

    李邺摇头:“那可不一定,你这身凤袍换个人穿着,却也不一定就像皇后了。”同理,他这身龙袍难道穿上就是皇帝了?

    李邺这话说得猖狂傲气,陶君兰便是点点头:“是是是,你说得极是。我的好皇上!”

    李邺伸出手来,也是笑:“朕的皇后,还不快将手给朕,登基大典可别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陶君兰迎着李邺含笑的目光,将手放进了他的掌中。她身后,凤袍裙摆在地上蜿蜒迤逦出一片慑人的金光。那是一只金线绣上去的展翅大凤,神态鲜活,行走之间仿佛随时都会振翅飞起,然后一声凤鸣,震摄宫阙一般。

    上了銮驾,陶君兰和李邺并肩而坐,衣袂相接,呼吸相闻。

    “像做梦一样。”陶君兰看着周围张灯结彩的一派喜气的样子,想到等会儿自己就是皇后了,是真有点儿恍然如梦。

    李邺紧紧握着她的手,轻笑了一声:“自是真的。我为帝,你自为后,这又有什么可怀疑的?”从始至终,在他心中就只有她这么一个皇后。那时候,她进府的时候他就想,若是有朝一日他真坐上了那个位置,那么皇后必是陶君兰的。绝不会是其他人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件事情再理所当然不过。

    陶君兰被李邺笃定的语气说得忍不住笑容更甚;“只是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。一个宫女,怎么就能当上皇后?若非亲身经历,我却是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李邺只答了四个字:“你当得起。”

    在李邺看来,他的江山,陶君兰是真的有一份的。若无陶君兰,许他今日早就已经成了败寇,哪里还有这等风光?

    到了举行仪式处,李邺先下了车,继而来扶陶君兰。陶君兰自然而然的伸出手去,两人双手交握,之后便是再没分开。

    及至走上祭天高台,李邺以美酒祭天,这才松开了她的手。不过在敬了天地之后,李邺却是端起了第三杯酒,朗声道:“这一杯,朕敬皇后陶氏!朕与皇后,此生不负,白头携手,生死不离!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句,李邺又低声,以只有陶君兰听得见的声音道:“昔日你进府时委屈了你,今日权当再补一次。这一杯酒,便是你我的交杯酒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李邺一饮而尽,灼灼的看着陶君兰。

    陶君兰在李邺这般热烈的目光下,几乎是赤红了脸,却还也还是端起酒杯,“承蒙皇上敬重臣妾,臣妾与皇上,白头携手,生死不离!”

    说罢,也是满饮一杯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二人都是有些微醺。

    李邺再度握住陶君兰的手。

    直到许多年后,陶君兰想起那一日,记不太清楚李邺的容颜,也记不得那时别人的震撼羡慕,却还记得李邺说那番话时候的语气,以及他掌心的温热,还有他目中的盈盈情意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忽觉得,以前吃的苦都是理所应当的。若无苦,哪来的甘?她更是庆幸,当时到底是改变了主意跟了他。

    而后多年,有人翻看史书,却见史书上写道:永徽元年,敬帝登基,改号永徽,册封皇后陶氏,并许下白头携手生死不离之约。世人传颂,津津乐道。敬帝一生,再无纳妾立妃之举。只宠皇后陶氏一人,传为佳话。

    (凤鸣宫阙到这里也就完本了。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~鞠躬~接下来番外都会是免费的,作为感谢~大家想看什么番外,也尽可以留言~至于新书,阿音正在构思。大家如果想来跑个龙套,也可以来找阿音~阿音再群里等着大家光临。群号:292903306)

    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