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臆想世界狂想曲 > 第5章 鸡太保外出难归,警备门前小插曲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东城在夜幕笼罩下,是那样的安静祥和,一块夹杂着血手印的白色丝帕,在环城河中静静飘荡,直到一根树枝伸向了它。

    鸡磊攥着湿漉漉的丝帕,倍感惆怅地盯着躺在地上,早已没了生息的两只狐狸。

    “狐大石,狐二石。为师的好徒儿哟,早就告诉你们别拈花惹草,这不,一晃神的功夫,就栽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在那?”

    身穿制服的警备很快赶了过来,滋滋的电流声响起。

    随着视野拉伸,鸡磊独立于墙头,将丝帕拧干揣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鸡磊对于自己两个徒弟的横死并无过多的愤恨,相反,他甚至想为那位狐狸姑娘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很快,鸡磊敲响了一处别墅后院的落地窗,迎接他的,正是鸟莞青。

    鸡磊并未进屋,站在院中抬起双臂向鸟莞青作揖。

    “莞青师姐!他日北山一别再无音讯,如今生活可还舒适?”

    “小石头?”

    鸟莞青赶紧招手让他进来。

    “不了师姐,我现在还有要事在身,改日你可请我吃顿好饭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小石头。话说,雅姐姐呢?她来东城没有?”

    “鹤雅师姐已经到访。不闲谈了,我还要去处理我那两个倒霉徒儿的事。”

    鸟莞青诧异地望着鸡磊,重新审视了他一遍。

    “小石头,没想到你都当师傅了啊?”

    鸡磊叹息。

    “哎,别提了。我不就是指点了两个到处沾花惹草的小辈吗?结果还没当够一天师父,就被别人给踢了!哎!”

    鸟莞青捂着侧腹嘲笑。

    鸡磊作揖告别,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鸟莞青关上落地窗,来到了客厅中的沙发坐下。

    一旁翘着二郎腿的鸟太保是鸟菀青的父亲,也是东城的市长先生。

    “来的是小磊?”

    鸟菀青点头肯定,见父亲头也不抬地看报纸,伸手拾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。

    “据悉,水中金集团CEO兔正华一案,警备以意外结案。目前,前任CEO兔小渊之子兔正华先生莫名卷入西城一案,警备暂未表态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!正华这件事是不是有人在针对他啊?”

    鸟太保撇了一眼鸟菀青,面不改色地继续看着报纸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你?”

    “我,爸你一直就知道我和正华是青梅竹马,你还介绍我去相亲,你就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?”

    鸟太保将报纸卷成纸卷,敲着茶几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介绍相亲是你们不合适,不合适。结果你把每一个给你介绍的都得罪了个遍,要不是他们看在我的面子上,会这么轻饶你?”

    鸟菀青将遥控器丢在沙发上,头也不回地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鸟太保摇着头叹息,拿起遥控器将电视关上,这时,一旁的手机发出嘟嘟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?什么?五年的饮用水?还要一次性付清?鸟局你就不和我商量一下?”

    鸟太保愤怒地挂上电话,起身披上黑色大衣开门离去。

    随着父亲的离开,鸟菀青驻足在楼梯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当晚,鸟太保驱车来到了警备,紧接着鸟局从警备厅中出来上了鸡太保的车。

    5月6日凌晨,鸟菀青被手机铃声吵醒,接通电话片刻,泪水从朦胧睡眼中缓缓流出。

    鸟太保市长死了。

    听闻噩耗,鸟菀青支身来到了中心医院地下停尸间中。

    望着从冷库中推出来的父亲,鸟菀青失声痛哭。她不明白,昨晚还和自己争吵的父亲,怎么会转眼之间就去世了呢?

    鸟局站在一旁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“菀青啊!人死不能复生,还要节哀啊!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,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心肌梗塞,送到医院的时候,就已经没了呼吸。哎!”

    鸟菀青止住泪水,将父亲推回了冷库中。

    “菀青啊,你父亲最后有跟你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鸟菀青摇摇头,转身离开了停尸房。

    鸟局望着鸟菀青离开的背影,直到坐上电梯。

    “市长先生!希望你没有告诉你女儿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鸟局理了一下衣领,眼神中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我就是代理市长!不过你放心,我会举办市长选举仪式,用不了多久,我便是东城的天!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随着电梯门再次打开,鸟为民急匆匆来到了鸟局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叫你离开东城吗?你还呆着干什么?还有,没被鸟婉青遇见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着她离开医院,我才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鸟为民贴着鸟局的耳边,低声细语着。

    “大哥回来了!他在到处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为了兔小渊的案子?”

    鸟为民点点头,望着一旁的冷库,伸手摸去,十分享受着冰冷刺骨的寒气。

    鸟局一脚踢去,鸟为民这才一溜烟回到了电梯中。

    鸟为民在电梯中嘿嘿地傻笑着。

    “菀青!很快,你就是我的女人了!”

    鸟为民的这副模样,才是他真真正正的本性。不知鸟太保知晓了鸟为民此时的模样,还会不会介绍自己的女儿给他认识!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种猜测。

    电梯门刚刚打开,一只鸟挡在了鸟为民的面前,他是鸟为民的大哥鸟为国。

    鸟为国直接飞起一脚将鸟为民踢翻在电梯中。

    “爸呢?”

    鸟为民赶紧爬了出去,手指了指下面,飞也似地跑了。

    鸟为国乘坐电梯来到停尸间,寻着鸟局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爸!为什么要撤销兔小渊的案子?”

    “你调查了五天,有收获吗?”

    鸟为国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一无所获。兔小渊的死因是溺水,又在环城河中泡了十几个小时,法医那边查不出什么。再者,环城河上的监控只拍摄到了兔小渊离开的画面,又是如何再次回到环城河溺水的,没有任何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他离开时就没有人注意到吗?在这个城中,恐怕没有不认识他的吧!”

    “夜店有个陪酒女见过,只是自从兔小渊死后再没出现过。由于是应招的,没有资料,线索也就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兔玉。”

    鸟局拍着鸟为国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兄弟之间,你是最让我放心的。兔小渊的案子你暂时别管了,我马上要竞选市长,你去帮我打点一下,方法不用我教你了吧!”

    说回鸟为民这边,他走出医院便兴致勃勃地向停在停车位中的越野警备车走去。他舔着嘴唇,拉开车门的一瞬间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鸟呢?”

    鸟为民暴跳如雷,不住地踢着轮胎发泄气愤。

    医院楼顶,鸟菀青与鸡磊正望着下面乱窜的鸟为民。

    “小石头,刚刚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“好在我一直跟着你,不然可就被这畜生占去了。不过,菀青师姐你为何不动手啊?以你的实力,应付刚刚的情况应该绰绰有余吧?”

    鸟菀青没有回答,转身望向身后的环城河。

    “关于令尊之事,菀青师姐可有打算?”

    “我会守孝七日。七日之后,回北山吧!”

    鸡磊望着鸟菀青忧伤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菀青师姐,不如现在去见见鹤雅师姐?”

    “也好,我还有事要和雅姐姐商量。”

    身形微晃,犹如清风一阵,鸟菀青与鸡磊消散了身影。

    鸟为民郁闷地坐回车里,向警备驶去。

    警备门前,猴笑,秃鹫栾,狐见心和鼠眼公然叫嚣着,数十手持真枪实弹的警备将他们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兔正华,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毫无回应。

    狐见笑正欲再次呼喊,秃鹫栾赶紧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兔正华被关起来了,即便是想出来也出不来啊?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个地方,能拦得住他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东城,有着规则。我们既然来了,就要遵守规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规则?我怎么不知道!”

    猴笑挥舞着棍子,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“啰嗦什么,直接冲进去把他揪出来不就完了!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你们安静点,我去和他们交涉。”

    秃鹫栾张开双臂,示意自己没有武器。

    “各位警备的朋友,我们是来看兔正华先生的,麻烦各位行个方便!”

    有个警备拿着扩音器开始喊话;

    “前面的动物听着,马上放下武器,举起双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西城来的!”

    “不要做无畏的反抗,你们的一切行为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人生苦短,不要因为一时的意气用事而断送了自己的前程……”

    狐见心在一旁笑得流泪。

    见沟通无果,秃鹫栾脸色有些发青,奋起一脚向地面踩去,地面剧烈的抖动,警备们顿时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骚动中,鸟为民已经驱车来到,他一眼便清楚四位生灵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鸟为民呼喊着跑到警备门前,拾起地上的扩音器。

    “我是东城警备长官鸟为民,你们是谁?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秃鹫栾听到了长官字样,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是个当官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西城来的,来见兔正华!”

    鸟为民一听喜上眉梢,他看过兔正华的档案,西城的生灵来东城找他,自然是来算账的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!兔正华是吧,我现在就去把他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见鸟为民跑进警备厅,秃鹫栾很疑惑地望着狐见心。

    “他们东城,每个生灵都活得这么随性吗?”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