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臆想世界狂想曲 > 第9章 南城警备初露面,兔正华内丹被夺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“我是骆驼裁判,从这一刻开始,地下城从此没有角斗区的存在。大将军熊刚已经死了,军师狼灭现在在东城,我们只需要打到土皇帝虎彪,你们就不必再为了讨三位首领欢心,而互相厮杀了,你们可以获得自由,甚至你们能够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蓝天白云的样子。你们好好想一想,想想之前获得红牌蛇容的结果,想一想。你们可以相信我,我骆驼裁判会一直带给你们绝对的公正!”

    “同伴们,相信我!”

    骆驼裁判向角斗区的生灵们伸出双手,波动的机械指骨看得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角斗区熙攘了起来,紧接着生灵们向两便走去,给骆驼裁判让出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骆驼裁判欣慰地笑着,自己在地下世界生存了这么多年的时间,声望还是有一些的,即便现在是叛乱者,当经过这些厮杀多年的生灵们的面前时,他们依旧敬畏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种敬畏,也是骆驼裁判的实力。

    生灵们在骆驼裁判的带领下,向着三层的土窑一窝蜂地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空无一人,虎彪去哪里了呢?

    在地下世界里的酒馆中,虎彪正盯着虎痴的遗体,虎痴眉宇中心的子弹窟窿无声地嘲笑着虎彪。

    “骆驼裁判!我要你偿命!”

    怒吼声穿过层层钢筋沙石来到了外面,黄沙盖地,天色已近黄昏,在一座凸起的沙丘上,有着一个巨大的金属铁球,这是用数百条钢铁搭建,编制而成的钢铁躯壳,在这样一个漫无边际的沙漠中是十分的扎眼。

    球形的钢铁建筑外,有着数十位生灵们端着五厘米口径的激光手枪,他们的身体部位或多或少地有着一些机械部位,一旁还有着十多辆磁悬浮警备车在漂浮着。

    这时,一阵黄沙吹来,兔正华他们驾驶着越野车停在磁悬浮警备车旁边,在手持激光手枪的警备指挥中,来到了一位军官打扮的羊警备员身旁。

    兔正华伸手与羊警备员握手。

    “你好兔先生,我是羊之义,这次的抓捕行动由我全权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羊长官!请说一下现在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!在十小时之前,地下世界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,爆炸波及的范围并不大,这也算是万幸。”

    兔正华点点头,向钢铁建筑走去,不时狂风大作,刮起漫天黄沙。

    “沙尘暴还有多久到来?”

    “入夜便来!”

    “那时间不多了,我们准备一下,进去地下世界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!那一切就全拜托兔先生了!”

    兔正华接过警备们递来的水和手电筒,与猴笑,秃鹫栾和鼠眼一行,拉开钢铁建筑里的一道铁门。

    猴笑摸索着在最前面探路。

    “兔正华,他们既然比我们先到,为什么不直接下来啊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南城警备,如果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进入地下世界,就属于越界执法,侵犯了地下世界的领土主权,会受到其余城市的共同对抗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麻烦,整这些条条框框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!”

    “哎?那你是这么说服他们来帮助我们的?”

    秃鹫栾走在最后面,不时回头看看,警备们确实没有跟来。

    “是骆驼裁判。”

    “骆驼裁判?他在南城还有这么大的权力?”

    他们四位走过一处拐角,走廊中的空气稀少,他们开始感觉有些燥热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兔正华拉下铁皮墙壁上的一道开关,随着闸门打开,里面的空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骆驼裁判在南城是机械生物总工程师,二十年前因为某种原因逃到了地下世界,之后的事你们应该都清楚吧?”

    “之后,骆驼裁判用三年的时间参与地下世界的结构升级,以及角斗区的建设工作,并与三位首领的关系密切。又过了一年,他的声誉已经仅次于三位首领,生灵们尊敬地称呼他为骆驼裁判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但在二十年前,骆驼裁判就已经被南城列为头号再逃成员了。”

    “通缉罪名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种族背叛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罪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不过有骆驼裁判的这个通缉令,南城确实是派出了警备来协助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骆驼裁判计划好了一切!”

    “没错!我们只是计划中的一部分,加快脚步,我们要在军师狼灭赶回来之前了结虎彪和熊刚!”

    兔正华四位生灵辗转来到了角斗区,一路走来没看见任何的生灵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快走!”

    兔正华提醒猴笑,秃鹫栾和鼠眼继续向下,走出角斗区的一刹那,繁杂的嘶吼,武器的碰撞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角斗区外面的沙土四溢,无数的生灵们在这里肆无忌惮地互相搏斗,睁着通红的眼睛,好似黑夜里的恶鬼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沙漠植株乌羽玉!”

    猴笑指着沙土中掩埋的一株球状植株,挥舞棍子在沙土中一番,密密麻麻偌大若小的球状乌羽玉布满了整片沙土。

    “快,吃下去!”

    秃鹫栾将绿色的小药丸分给猴笑,兔正华与鼠眼。

    “乌羽玉有致幻效果,按这个数量来看,整个地下世界的生灵都陷入癫狂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秃鹫栾遥着头叹息,“我们四个无法在如此的环境中救助他们,一但我们靠近,我们也会被卷入争斗,而且还有随时陷入幻觉的危险。你们谁有保证能够同时对抗过百的生灵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也罢!我们先去找骆驼裁判吧!”

    兔正华四位生灵最后看了一眼一片混乱的生灵们,向着角斗区一侧的巷道中跑去。

    在巷道另一侧,虎彪正通红着双眼,右手握着一条不断闪着电星的手臂,不远处的前方,骆驼裁判机械左手握着右臂,电线裸露在外,蓝色电解液缓缓滴落,在地上的沙土中汇聚成一小潭蓝色水坑。

    “骆驼裁判……是机械?”

    猴笑一下一下地转过头看着秃鹫栾和兔正华。

    骆驼裁判既然来自南城,身体或多或少的有些机械化对他们来说是很正常的,只是眼前骆驼裁判的机械化程度却是如此之高。

    望着骆驼裁判全身上下的机械骨骼,兔正华他们惊呆了。

    兔正华双手凝气,跳到了发狂的虎彪面前。

    “快,先别管这么多,我拦着虎彪,你们赶紧带骆驼裁判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猴笑与秃鹫栾急忙奔跑起来,架起骆驼裁判就消失在巷道中。

    “兔———正———华———”

    “虎彪,你这副模样还记得我,是对我有多念念不忘啊?”

    虎彪张嘴露出尖利的牙齿,双手握着骆驼裁判的机械手臂当作武器,狠狠地向兔正华劈来。兔正华见势急忙运转全身的内力。

    另一边,猴笑和秃鹫栾驾着骆驼裁判飞奔。

    “鼠眼呢?”

    秃鹫栾与猴笑来到一处土墙后面,骆驼裁判闭着眼睛,断臂处依旧留着蓝色的电解液。

    “猴笑,你带骆驼裁判回地面,南城警备应该有就他的办法。我回去找兔正华!”

    “好!我在外面等你们!”

    猴笑背着骆驼裁判向角斗区奔去,秃鹫栾望着猴笑的背影消失不见,脸上飘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,伸手向自己的脖子摸去,如同春蚕蜕壳,一张形如豺狼的面容露出。

    原来军师狼灭一直躲藏在秃鹫栾的面容之下,那出现在东城的军师狼灭,又是谁假扮啊?

    军师狼灭向兔正华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,兔正华与虎彪正打得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虎彪蹲身跃起,双拳向兔正华捣去,一击未中,震起飞沙挡住了视线,兔正华见状双拳凝气,左右开弓向虎彪的天灵穴打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黑色身影悄然出现在兔正华身后。

    泛着白色气浪的拳风波动着空气中的沙土,可是兔正华并未击中任何物体,他只感觉自己的双臂被紧紧的掐住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随着沙土落地,这才看清楚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虎彪双手攥着兔正华的双臂,将他牢牢地固定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兔正华满脸的痛苦神色,头顶冒出硕大的汗珠,使劲地挣扎着。

    向着兔正华的身后望去,鼠眼将右手插入了兔正华的右侧腹部,随着鲜血喷薄流出,一颗纯白无暇的珠子攥在鼠眼手中。

    见白色内丹得手,虎彪将兔正华狠狠地甩在地上,然后痴迷地望着散发阵阵白光的内丹。

    这时,军师狼灭赶到,一把夺过鼠眼手中的内丹,然后若无其事地丢入自己的口中。

    瞬间,白色内丹划过军师狼灭的食道,光芒直冲体外,然后缓缓消散。

    军师狼灭意犹未尽地抿着嘴唇。

    “军———师———”

    虎彪鲜红的眼睛更甚,转身死盯着吞下内丹的军师。

    虎彪背对着鼠眼,只听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在身后传来,虎彪斜着眼睛望去,顿时瞳孔放大,张开手臂使劲地向身后抓去。

    虎彪嘶吼着,在沙土中翻滚,然后直挺挺的地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虎彪的肚子上下起伏着,好似里面出现了一个生命一般,又一瞬间消失,仿佛什么也没有出现一般,虎彪又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军师狼灭缓步来到虎彪面前,仔细端详着。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虎彪活动了两下手臂,阴森森地笑着。

    军师狼灭点点头,来到兔正华旁边蹲下来,用右手摸着他的脉搏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