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臆想世界狂想曲 > 第10章 调狼离山狼又返,沙尘暴遮蔽天地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一天之前,也就是狐见心他们到达东城的第二天傍晚,军师狼灭就已经到了东城。

    目睹了狐见心与鸟菀青的角斗,军师狼灭也大致猜出来了一些。

    在狐见心与兔正华相继离开之后,军师狼灭便一直躲在猴笑他们的身后。

    猴笑他们当时是循着狐见心的方向走的,他们瞧见狐见心在郊区的草地上痛哭,也不敢上前打扰,于是坐在不远处的草地上瞧着狐见心。

    “见心也不知道想开了没有!”

    猴笑口中嚼着一根鸡翅,将一条鸡腿递给了秃鹫栾。

    “……女孩子嘛,哭哭啼啼很正常,来,尝尝鸡腿!”

    “鸡腿?”秃鹫栾接过鸡腿望着猴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见心当初对兔正华是多么照顾,哎,你这鸡腿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鼠眼给的,快尝尝,味道还真不错!”

    秃鹫栾盯着手中的鸡腿,又看向一旁不说话的鼠眼,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时,猴笑直接倒身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秃鹫栾这才惊觉不对劲,撇掉鸡腿,一把抓起地上的猴笑向后方连续跳了十步之远。

    “鼠眼!你要干什么?为什么要下药?”

    鼠眼不说话,起身啃着手中的鸡骨架,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秃鹫栾。

    一阵刺痛从身后传来,秃鹫栾眉头一皱,还没反应过来,一只狼爪便钻出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秃鹫栾连一声喊叫都没发出来,就已经失去了生命。

    军师狼灭望着地上的秃鹫栾,伸出右手按在秃鹫栾的脸上,只见白烟自指缝中流出,当军师狼灭挪开手掌时,秃鹫栾的容貌已经与自己的容貌别无二致。

    军师狼灭顺势将手掌按在自己脸上,秃鹫栾的面容悄然显现。

    此时的秃鹫栾点头欣赏着自己的技术,向着地上的狼灭脑门轻轻一拍,只见地上的狼灭身体一阵颤抖,接着一股黑气自口中流出,然后如同没事一般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秃鹫栾快速将自己的衣物与狼灭的衣物互换。

    “你是军师狼灭,明日凌晨你要到东城警备厅。”

    说罢,狼灭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此时,拥有秃鹫栾相貌的狼灭混入了他们的队伍中。

    说回现在,军师狼灭松开了兔正华的手腕,兔正华的内丹被取出来后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兔正华啊兔正华!这内丹就交由我来保管吧!你放心,我必定会好好珍惜的!”

    狼灭伸出右手,白色灵气附着,散发出幽幽白光。

    “哇!这就是修行者吗?兔正华,就由你来当我修行者狼灭的首个亡灵吧!”

    说着,狼灭挥手就向兔正华的脑袋盖去。

    轰鸣一掌,沙土向着四周扩散成一个圆,兔正华已经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“有趣!有趣!”

    狼灭起身拍着身上的尘土,他不关心是谁救走了兔正华。毕竟他刚刚获得内丹,他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,再者,他并没有修炼内丹的技巧和知识。

    狼灭向前走去,伸手在空中摇了摇,虎彪赶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北山!我军师……哦不,我修行者狼灭来了!”

    经此一事,地下世界到处都是烟雾弥漫,生灵们瘫倒在沙土中,嘴里不断吐着白沫。

    寂静的土巷中,鸡磊周身萦绕着一层白雾,正望着瘫软在墙角的兔正华。

    “哎!还是来晚了。希望菀青师姐不要怪罪于我。”

    鸡磊蹲身检查着兔正华的伤势,刚才被鼠眼钻出的伤口竟然完全愈合了。

    “奇怪,强制夺取内丹,你本应该是个死人。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鸡磊摸向兔正华的脉搏,铿锵有力,如同新生。

    鸡磊慌张丢开兔正华的手腕,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“兔正华,你到底是什么……等等,可能刚才那只自称为狼灭的生灵也察觉倒你的异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,怎么办?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鸡磊背起兔正华向角斗区跳去,身形移动,一步十米。

    “还是先将你带回去另做打算吧!”

    转眼来倒了钢铁球形建筑外面,南城警备早已不见了踪影,昏暗夜色之下,沙尘暴肆虐地吼叫。

    噔噔噔噔……

    铁门里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鸡磊背着兔正华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铁门被打开了,狼灭与虎彪前后脚出来,惊讶地望着鸡磊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装扮,你应该来自北山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背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鸡磊背着兔正华慢慢向后挪动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将他交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狼灭双掌凝气,内丹在体内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“内丹是至阳之物,如果你强行催发,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爆体而亡!”

    狼灭闻言望向在体内闪闪发光的内丹,一阵一阵此此起彼伏的光亮仿佛在预示着随时会爆炸。

    狼灭赶紧松掉了双掌的内力。

    “你有办法控制内丹?”

    “呵呵!可笑,你觉得我会告诉你?”

    “不说?我就打到你说。虎彪,上!”

    说罢虎彪朝着鸡磊狂奔而去,挥起右拳直冲天灵穴。

    鸡磊毕竟背着兔正华,行动颇受限制,而且耳旁呼啸的狂风预示着沙尘暴随时会将他们就地掩埋。

    鸡磊平地起跳躲过虎彪的一拳,向着沙尘暴中跑去,虎彪一直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砰———

    一声激烈的撞击,一辆小轿车从沙尘暴中钻了出来,可能是突然的出现,虎彪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撞飞。

    小轿车停下,狐见心和鸟菀青来到了鸡磊的旁边,见他背着奄奄一息的兔正华,没有说什么,示意赶快上车。

    鸟菀青扶着兔正华坐入后座,鸡磊坐在副驾驶,狐见心开着车再次钻入沙尘暴中。

    沙尘暴猛烈地拍打着玻璃窗户,根本看不清任何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狐见心,别管方向,只要向前开就行。”

    玻璃外面的沙土已经彻底盖住了,车子行驶了一段距离,接着便息了火。

    车子被风吹得左右摇晃,已经不可能再次发动,狐见心也依旧不死心地狂踩着油门。

    鸡磊伸手握住狐见心的手,冷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放松!放松!”

    狐见心惊恐地望着鸡磊,很快安静了下来,长呼着气息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是害怕,我只是,只是想赶紧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狐见心甩掉鸡磊的手,向后躺去。

    “狼灭和虎彪很可能就在我们的不远处,我只是担心他们突然冲出来!”

    鸡磊笑着看了一眼狐见心,转身望向后座的鸟菀青与兔正华。

    “菀青师姐!你交给兔正华的内丹被狼灭夺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夺走了?”

    狐见心闻言赶紧探过脑袋。

    “那快看看兔正华还活着不啊?”

    “还活着,你不用担心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啊?你能不能不要说话大喘气,听着怪累的!”

    “兔正华的脉搏很奇怪,根本就不像是快死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狐见心疑惑地伸手去探兔正华的脉搏,鸟菀青尽然直接挥手将狐见心的手给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车内的氛围顿时安静了下来,狐见心识趣地缩回手,靠在座椅上望着车玻璃外面不断流下的细沙。

    鸟菀青擦拭着兔正华面容上的血迹和灰尘,满眼的爱怜。

    “正华的基因在以前发生过一次返祖现象。”

    “返祖?”

    鸡磊好奇地望着鸟菀青,驾驶座上的狐见心正在倒车镜中望着兔正华。

    我对兔正华还真是一无所知啊!狐见心如此想着,然后闭上了眼眸。

    鸟菀青继续讲着。

    “正华开始接受实验治疗,但根本没有任何帮助。当时我的内丹已经初具成型,如果取出也不会对自己的生命造成危害,所以我将内丹送给了正华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样做你以后就不能修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我并不后悔当初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鸡磊叹息一声,“照你的说法,实验治疗应该是对他造成了某种影响,即便是你的内丹,也没有将这种影响给消除。”

    鸟菀青点头肯定。“实验治疗是直接作用于基因的,这是我后来才了解到的,可那时候正华已经离开东城了,实验治疗究竟改变了他的什么,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四位生灵不再交谈,车窗外的黄沙已经遮蔽了最后的光线,车内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兔正华的情况谁也不清楚,鸟菀青只是抱着他,任由外面沙尘暴肆意吹拂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逝去,狐见心不知何时猛地醒了过来,转头向后望去,鸟菀青已经抱着兔正华睡着了,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车外已经安静下来,沙土盖着玻璃看不见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狐见心用力地拉动把手下了车,一脚踩进了沙地中。

    狐见心眯着眼睛看向高挂的太阳,掏出了手机查看着。

    5月7日上午7点56分,无信号。

    “看来地下世界的信号已经断了,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回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鸡磊一把拉开车的前盖,检查着发动机。

    “没有办法了,沙子已经堵死了。”

    鸡磊拍掉手上的沙子,来到狐见心身旁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一时半会也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鸡磊指着远处的钢铁建筑,“距离很近,也不见狼灭他们的踪影,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狐见心转头向鸡磊挤出一脸笑意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,车门吱呀被打开了,狐见心猜测是鸟菀青,也没有回头,只是望着钢铁建筑发呆。

    “见心!”

    兔正华的声音在身后传来,狐见心不可思议地回头望着,见鸟菀青正搀扶着兔正华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