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臆想世界狂想曲 > 第11章 再入地下救残身,狼灭偷技自掘坟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狐见心很想冲过去抱住兔正华,但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做。

    “兔正华?你还没死啊?”

    “还死不了!我们……先回地下世界吧!”

    “回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狼灭和虎彪是祸害,我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!”

    狐见心点点头,视线望向鸟菀青。

    “也许,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将内丹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鸟菀青闻言一愣,立刻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狐见心!我不需要你可怜!”

    “我没可怜你!只是觉得你这个样子只能是兔正华的负担,如果你是真心喜欢他,那就要配得上他,而不是只会哭哭啼啼地寻求保护!”

    狐见心说完向钢铁建筑走去,这一番话语让鸟菀青无话可说。兔正华此次受伤,甚至险些丢了性命,鸟菀青根本帮不上忙。如果自己有着简单自保的能力,狐见心就不用掉队……

    鸟菀青低着头,狐见心的洒脱,可能自己一辈子也学不来吧。

    兔正华握向鸟菀青的手。

    “取回内丹吧!基因突变的疫苗我早在实验治疗时就注射了,狼灭现在帮我把内丹取出来,也免了我再去当修行者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修行者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!我妻子就是修行者,我高兴还来不及,这么会讨厌呢?”

    “好啦!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!或许正如狐见心所说,我确实太柔弱了。”

    鸟菀青甜甜地笑着,搀扶着兔正华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四位生灵一路穿过黝黑廊道,站在了角斗场的第三层向下眺望着,血腥气息已经布满了整个地下世界。

    “空气中弥漫着鲜血,还混杂着乌羽玉的气息,你们快将它服下,这是解毒丸,能避免你们陷入幻觉。”

    狐见心将绿色小药丸分递给兔正华和鸟菀青,当递到鸡磊的面前时,鸡磊摇摇头,说自己有内丹护体,说着便开始运转内力,然后再狐见心她们的注视下,化为一缕白烟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“呵,这家伙还真喜欢表现。”

    狐见心紧随其后,一旁的兔正华与鸟菀青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也是累赘了!”

    “好啦!正华,我扶着你下,怎么样,有没有一种老年迟暮的感觉?”

    “有你陪着我,变老也开心!”

    走下楼梯来到大门外,狐见心正低着头,前方站着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狐狸。

    鸡磊见兔正华与鸟菀青走来,慌慌张张地来到兔正华旁边,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听见狐见心喊了一声爸,难道这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!那位狐狸医生,就是狐见心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狐狸医生撇了一眼兔正华,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狐见心低着头跟在狐狸医生身后,鸡磊巡视周围一圈,有着不少生灵戴着防毒面具,手里提着一个装满乌羽玉的透明袋子,正驻足眺望着这边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兔正华示意鸡磊跟上,“地下世界每天都是打打杀杀,医生是这里最不可获取的。”

    “狐见心的父亲是医生,那为何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她也懂医术,甚至远超狐狸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鸡磊,你可不要以为她是给女孩子就小瞧她,你对她的了解,不过是冰山一角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很了解她了?”

    兔正华的胳膊被鸟菀青狠狠地掐住,疼得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没没没!我都是听来的!”

    鸡磊望着狐见心的背影,自顾自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小瞧过她!”

    跟随狐狸医生,狐见心她们来到了一个两人高的红色铁门前,上面画着一个白色的十字。

    “咳咳!这里就是地上世界里唯一的医院,也是……开口……最安静的一处。”

    兔正华的脸色有些发白,不住地干咳着。

    ”正华!你怎么了?“

    鸟菀青担忧地望着兔正华,随着他的体力不支,鸟菀青也支撑不住他的身体了。

    鸡磊见状,急忙将兔正华接了过来,进入铁门,浓重的福尔马林味扑鼻而来,

    “狐狸医生!能帮忙看看正华的情况吗?”

    鸟菀青快步来到狐狸医生面前,急切地恳求着。

    “狐狸医生,求求你您救救正华!”

    狐狸医生看来一眼鸟菀青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兔正华的未婚妻,我叫鸟菀青,求求您救救他!”

    “未婚妻?”

    狐狸医生念叨着,示意鸡磊将兔正华放到病床上,转头看向狐见心。

    “见心,你说要你要救他?”

    闻言,鸟菀青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望向狐见心,可又有些犹豫地站在原地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狐见心,只要你能救正华,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,即便是将正华让给你!”

    鸟菀青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,期盼着狐见心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狐见心淡然地看着躺在病床上咳嗽的兔正华。

    “爸,我已经不喜欢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就没有要救他的理由了。”

    狐狸医生说罢背转身去,狐见心犹豫着,然后坐在床头摸向兔正华的手腕。

    这一次,鸟菀青没有再阻止,双手抱在身前,祈祷着。

    不久,狐见心起身来到鸟菀青面前,紧紧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,但现在要问道兔正华的情况,还需要你的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做什么?无论是什么,我都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要你去死呢?”

    鸟菀青闻言一楞,但又是在一瞬间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!”

    狐见心与鸟菀青面向而立,四目相对之下,气氛是如此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狐见心推着兔正华的病床向深处的一间单独的土窑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在鸟菀青跟着狐见心离开,上前走到狐狸医生面前。

    “狐狸医生你好!我是北山修行者鸡磊!”

    “修行者,修行者。”

    狐狸医生念叨着,突然一把抓住鸡磊的胳膊,满脸慈祥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又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正好,你看见心怎么样?只要你点个头,我马上主持你们的婚事!”

    “有点……太着急了吧……我和她刚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,感情可以慢慢培养!你别看她刁蛮,任性,胡搅蛮缠,不讲理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这么评价自己女儿的父亲吗?鸡磊咧嘴尴尬地笑着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鸟菀青走了出来,鲜血顺着右手指尖低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眼看着鸟菀青马上跌倒,鸡磊急忙上前扶住。

    “菀青师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鸟菀青推开鸡磊,摇摇晃晃地跪在狐狸医生面前。

    “多谢救命之恩!多谢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狐见心站在病房门前注视着这一切,鸟菀青给狐狸医生磕了两下头,额头直接出现了血迹,然后起身来到狐见心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的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径直走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鸡磊望着面无表情的狐见心,狠狠地攥着拳头。

    “狐!见!心!”

    鸡磊颤抖地伸出右手,接着狠狠地砸在狐见心身后的土墙上,震落了稀疏的沙土。

    狐狸医生见鸡磊怒不可遏地离去,望着狐见心不住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哎!闺女,你这是何必呢?”

    另一边,鸡磊再次回道了角斗区,这里的血腥味最重。

    鸡磊站在破败的擂台上,双拳紧紧攥着,白色气流在浑身上下流窜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鸡磊振臂向空中挥出一掌,不远处的铁栅栏瞬间断裂,缺口处形成一个三足爪印。

    初次见到狐见心,鸡磊便被她活跃的性格所吸引,那种想什么就干什么的洒脱。在鸡磊看来,狐见心对兔正华的单相思也好,对鸟菀青的嫉妒也罢,只是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。但这一次,狐见心用兔正华的生命去威胁鸟菀青自残,甚至去给狐狸医生磕头,鸡磊是彻彻底底地看清了狐见心。

    鸡磊对狐见心失望了,他在心底泛起的小小波澜在转瞬间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好!好内力!”

    角斗区三层传来一阵鼓掌,鸡磊抬头望去,正是不知去向的狼灭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在这里!”

    鸡磊高举右臂,一个爪印幻化,向狼灭压去。

    狼灭模仿鸡磊的动作,只见白色气旋萦绕在狼灭手掌心,在离掌之后幻化为一个相同的爪印。两个爪印碰撞,力量在空中抵消,气浪爆炸将狼灭与鸡磊同时逼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“我狼灭别的本事没有,这依瓢画葫芦还是懂得一二的。”

    鸡磊之前被狐见心的行为惹恼,正无处发泄,狼灭再这么一挑衅,理智很快就被愤怒淹没。

    “你想死!我就成全你!”

    鸡磊右脚轻点地,一个跃升便跳到了三层。

    狼灭眼神放光,同样用右脚点地,跳到了另一边,距离虽然没有鸡磊的一步远,但如此轻便的跳跃,让狼灭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愤怒,是因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狼灭细细观察着鸡磊身上的内力流动情况,然后驱动自己的内力,跟着运转。

    “我猜,是因为狐见心吧?”

    听到狐见心三个字,鸡磊发亮的眼睛如同燃烧一般,一步暴跳向狼灭一拳砸去。

    狼灭右手凝聚内力,也挥拳打去。

    两拳相撞,鸡磊纹丝未动,狼灭确足足退后了十步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你是喜欢狐见心吧?”

    狼灭哈哈嘲笑着,鸡磊眼中满是杀意,只见他一手高举,一手向下,然后缓缓聚拢,随着手掌移动,内力开始飞速运转,在双手中化为一团电闪雷鸣的乌云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鸡磊大喝一声,双掌上下相和,乌云自鸡磊身上迸发,强大的冲击将角斗区瞬间化为漫天灰烬。

    浑浊空中,鸡磊凭空悬浮,不远处有着一颗不断闪着白色光亮的珠子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