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臆想世界狂想曲 > 第15章 鸟莞青吃下雏丹,狼小艾小小誓言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狐见心抬脚进院,四下巡视院中不见生灵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刚才,我明明听到还有其他生灵的声音,怎么会不见呢?”

    鸡磊将鸟莞青迎进院中,迫不及待地掏出内丹交给鸟莞青。

    “快!莞青师姐,把内丹吃掉,你也可以重新修行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鸟莞青犹豫地望着内丹,圆润光泽散发着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狐见心拍了拍院中那一团雪白的毛发“这是什么?我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买过这么好的毛毯!”

    鸟莞青攥着内丹跑到狐见心的面前,另一只手抓住狐见心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哎你轻点,这是兔正华,他可能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狐见心拾趣地收回手,突然眉头一皱,“怎么会没有温度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温度?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鸟莞青探手出去,掠过温顺的毛发,同样眉头一皱,慌张地跑到另一边。

    只见鸟莞青瞪大的瞳孔,直接跌倒在地,手中的内丹滚落。

    “不,这不可能,刚刚还好好的,怎么会!”

    鸡磊和狐见心扶起地上的鸟莞青,一旁的巨兔已经没了气息,四肢和脑袋耷拉着,腹部有着五条献血淋漓的伤痕,散发着浓浓黑雾。

    狐见心伤心地垂下头。

    “毒气入心,已经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鸡磊拾起地上的内丹,“快,快把内丹吃了!”

    鸟莞青绝望地哀嚎着。

    “爸爸走了,正华也没了,我就是一个瘟神,是我害的你们啊!”

    “吃了它!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

    鸟莞青抬手拍掉内丹,挣脱开狐见心和鸡磊的手,双眼一暗,栽在巨兔的身上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狐见心摸着鸟莞青的脉搏,“失血和长时间没有进食,再加上急火攻心导致的昏厥。鸡磊你带她去病房,我给她打点葡萄糖。”

    鸡磊将内丹收好,望着满眼泪痕的鸟莞青长长地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远处,一间土窑的木门被虎牙打开,望着躺在炕上的虎彪,眼中满是崇拜的神情。

    身后一阵稀疏响动,鼠眼悄然出现。

    “鼠眼!计划的准备已经完成,我的这具身躯,你想要就拿去吧!”

    阴森森的恐怖笑声响起,鼠眼慢慢向虎牙身后走去。

    “首领,请……原谅我……”

    医院这边,鸡磊坐在鸟莞青床头,望着手中的内丹发呆。这时,狐见心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走来。

    “来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哇!在地下世界还能吃到热饭,真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鸡磊吹着热气,闻着香味摇头晃脑。面香刺激着味蕾,鸟莞青瞬间清醒了过来,两眼放光地盯着鸡磊手中的面条。

    “你想吃?”

    鸟莞青点点头,不住地发出吞咽声。

    鸡磊起身的瞬间,身形挡住鸟莞青的视线,只见他右手紧紧一握,内丹瞬间化为粉末落入碗中。

    鸡磊这才将面条端给鸟莞青,见她囫囵吞咽,十分满意地笑着。

    鸟莞青吃完,再次伤心起来,倒头趴着哭泣。

    狐见心见自己精心准备的面条被鸟莞青吃了,不悦地哼哼,推门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鸡磊起身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内丹还能这样用?”

    鸡磊将碗筷交给狐见心,“这是颗雏丹,内部结构并不完整,只要内丹入体,成型也只是时间问题。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那我再去帮你盛一碗吧!”

    “先等等吧,我去把这只兔子的尸体找个地方埋掉,免得莞青师姐见了再伤心。”

    狐见心看了一眼已经变成巨兔的兔正华,内心安静得如同翻不起涟漪的湖面,她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鸡磊一把抓住巨兔背部的毛发,硬是直接提了起来,飞身向远处飘去。鸡磊如此粗暴的对待兔正华,让狐见心有种心神不安的感觉,于是再次回到病房。

    “鸟莞青,把你所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……”

    地下世界里,鸡磊单手提着巨兔在空中缓缓飘过,引得地上的众多生灵仰头观望。

    鸡磊轻蔑地望着他们,来到尽头的墙边,随手将巨兔丢去,镶嵌进一摊碎石之中。

    鸡磊转身飘走之后,地下碎石之中露出了一双狼的耳朵,轻轻抖动飘落尘埃。

    鸡磊飘落院子,鸟莞青正坐在院中的椅子上发呆。

    “莞青师姐!你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兔正华呢?”鸟莞青可怜巴巴地望着鸡磊,神情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见狐见心,她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鸟莞青摇摇头,失神地望着大门。

    鸡磊倒也没有在意,悠闲地向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话说狐见心,她现在站在一间敞开木门的土窑前,因为刺鼻的尸臭弥漫,于是她掏出白色丝帕围住口鼻。

    土窑中,虎标的身躯已经腐烂,可能是因为自己先前开车撞他的缘故,腹部深深地陷下去。突然狐见心眼睛一亮,地下的沙土中有一滩血迹,她蹲身查看,血液还是十分新鲜,自己早前和鸡磊来这里时也没有这摊血液,而且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酒精的气味!”

    从鸟莞青那里得知,有个叫虎牙的生灵去换过纱布,这里的血液中带着一股细微的酒精气味,应该是虎牙在这里时,伤口再次开裂,才留下了这团血迹。

    “不过他的伤口这么会再次开裂呢?”

    狐见心观察着土窑,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,不然也不可能只有这一滩血迹。那会不会是有生灵在背后偷袭呢?这么想也有可能,只是虎牙为什么会来这里?

    狐见心望向炕上的虎彪,在自己内心艰苦挣扎,这才上前检查着虎彪的衣物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狐见心从衣兜中摸出一串钥匙,应该是角斗场三层的钥匙。狐见心打算去看看,起身便准备离开,但是好奇心使然,狐见心掀起虎彪的衣物……

    狐见心捂着嘴跑了出去,在墙角犯着恶心,拼命呼吸着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虎标已经成为一具皮囊,这应该是鼠眼做的,这么说鼠眼应该还在地下世界,看来要想办法找到他才能了解一些情况了。只是鼠眼从不说话,手段又极其残忍,狐见心不觉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还好我从没和他一起出过任务……”

    狐见心收好丝帕,向角斗区跑去。

    角斗区里驾着许多脚手架,生灵们忙着清理这里,狐见心拦住一只蛇生灵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黑牌狐见心大人啊?我们在重建角斗区。”

    “哦!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狐见心大人,我叫蛇罗,是蛇容的生父。”

    狐见心拍了拍蛇罗的肩膀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是唯一通往外界的通道,你们还需要多久完工?”

    “大暴乱死伤了很多生灵,现在能动的又在忙着选首领,恐怕这一时半会是完成不了。”

    蛇罗眼神一亮,拍了一下手。“哎呀,对啦!狐见心大人您是黑牌,能够当选首领,这也算是一件美事啊!”

    狐见心尴尬地笑着,以她洒脱的性格,真要当上首领,又是怎样一副风景呢?

    “三位首领的房间还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在!首领的房间靠近地下世界的壁垒,下层的角斗区断了,不会影响到上层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狐见心抬头望着黝黑的洞顶“有办法上去吗?”

    蛇罗摇摇头“我们现在是与世隔绝的状态,外面的生灵进不来,我们自然也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是长久的办法,我们不能一直被困在这里!”狐见心望着手中的钥匙,看看洞顶,又看看蛇罗,将钥匙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狐见心大人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虎彪房间的钥匙,里面记录着地下世界所有生灵的档案……”

    狐见心阴沉着脸“包括狼灭。”

    望着狐见心离开的背影,蛇罗紧紧攥着钥匙,浑身哆嗦着。

    发电站内侧,六只健硕的狼氏生灵们拉着手腕粗的绳索,绳索后面拖着一块木板,木板上面躺着一只巨兔。

    生灵们吃劲地拉着,发出嘿咻嘿咻的喊声,一旁有只来回蹦跶的狼氏生灵,身躯较为矮小,是位女性生灵。

    这只娇小的狼氏生灵瞧着远处水池旁站立的八九位狼氏生灵们挥手,跳跃着向其中的狼止割奔去,拉着胳膊晃悠。

    “哥哥!哥哥!你看我找到了昨天你说的巨大兔子了。”

    狼止割宠溺地望着,“小艾!你说的是真的吗?快让哥哥瞧瞧!”

    呼唤狼止割为哥哥的小艾,名为狼小艾。

    狼小艾生性好动,对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心。

    狼止割牵着刚到自己腰部的狼小艾,向巨兔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艾真厉害!”

    狼止割翘起大拇指,狼小艾高兴地跑到巨兔旁,揪着巨兔的胡须。

    狼止割急忙制止,告诉狼小艾这只巨兔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“狼小艾!这只巨兔就是兔正华!他是黑牌,我们要拥立他当首领!”

    “这只巨兔就是兔正华哥哥吗?以前兔正华哥哥帮我赶跑过坏家伙!他是好生灵,他怎么会变成巨大的兔子的呢?”

    “哥哥不知道!哥哥只知道有坏家伙要害你的兔正华哥哥,所以我们要保护好他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狼小艾举起右拳,“以前都是兔正华哥哥保护我,从现在开始,由我保护兔正华哥哥!”

    狼止割摸了摸狼小艾的小脑袋,然后走近巨兔,环视一圈,身上遍体鳞伤,最为严重的,只有腹部的五条鲜艳伤痕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下这么狠的手,虎氏生灵还真是毫不留情!”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