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臆想世界狂想曲 > 第18章 鸟莞青整理内心,鸡磊坦言狐见心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鸟莞青盘腿坐在病床上,双手拈花指置于膝盖,闭目沉心。

    狐见心离开之时,告诉鸟莞青已经吞下了内丹,至于兔正华的事,她会去调查,毕竟在东城是曾答应要保兔正华度过此次危机。

    鸟莞青不觉感慨狐见心的重情重义,一想到自己之前对狐见心的隔阂,总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她。

    鸟莞青深知,狐见心,鸡磊,狐狸医生以及身处险境的兔正华,都在无时无刻担心着自己的安危。虽说各自都有着自己的理由,但鸟莞青根本不在意这些,她在意的是兔正华。或许鸟莞青没有狐见心那般的重情重义,但她对兔正华的感情确是别无他二的。

    鸟莞青失去雏丹之后,有着父亲和鸡磊的帮助与保护,她很庆幸也很怀念。但现在父亲突然离世,鸡磊也有了自己中意的女孩子,母亲远在北山,兔正华又生死不明,想到种种的一切,鸟莞青悲从心起,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。

    不觉脸色骤变,原本就白皙的面容愈发惨白,一口脓血涌上,鸟莞青身手去捂,喉中再次一涌,鸟莞青倾身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鸟莞青双臂撑着虚弱的身躯,自己因为伤心而吐血,发觉自己尽然是如此的不堪,如此的柔弱,如此的像极了一个包袱。

    鸟莞青狠命地掐着自己的大腿,直到自己流出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懦夫,你这副娇生惯养的模样,活该别人骂你,你根本配不上他们的保护,你根本配不上活着,你应该代替正华去死,你应该在献给他雏但之后就去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

    鸟莞青用力拍着自己的脸颊,因为太过用力而有些许的红肿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正华,他没死,他一定不会死,我要去找他,我是他的未婚妻,我不是他的累赘,不是他的包袱。”

    “对!我现在雏丹已经入体,我要尽快修行,打开初阶凝丹,然后到练气,还要化形,引雷,最后飞升。我要到达修行者的顶点,我不要再看着别的生灵因为保护我而受到伤害,我不要再看着自己身边的生灵遭受伤害,我要保护她们,正如他们保护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鸟莞青重新振作起来,顾不上擦拭泪痕,再次闭目沉心。

    鸟莞青回想着自己初次修行时的记忆,成为修行者,首先要找到打开自己内景的能力,那是自己丹田的内景,一汪清泉的小小世界。

    鸟莞青脸上露出笑容,她记得自己初次开启内景是在自己十六岁时,得知了父亲在东城已经稳固了生活,打算接她过来生活。鸟莞青想到能再见兔正华,喜出望外之下,成功开启了内视。

    鸟莞青回想着自己与兔正华的过往,意识在一汪平静的湖面上游走,湖水中白色光芒星星点点。

    另一边,四周没有碎石钢筋的松软沙地中,狐见心正盘腿坐着,双眸微颤。突然,狐见心啊一声大叫,吓得身旁的鸡磊一激灵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“

    “啊!好难啊!不练了不练了!“

    狐见心起身排掉身上的沙石,向空中伸长胳膊。

    “这第一步就好难啊!书上说要直面内心方能开启内景,我的心在肚子里,我怎么看啊?难不成掏出来?“

    鸡磊被逗笑了,盘腿坐下给狐见心演示。只见鸡磊右手剑指托在左手中,瞳孔中好似波涛汹涌的海浪,其中乌云滚滚。

    “见心,看好了,这是内景外显!“

    说罢,鸡磊将双手运掌,自丹田处缓缓上举,顷刻间四周乌云密布,鸡磊身下的沙石竟然泛起水花,以鸡磊为中心,一圈一圈向外扩散。

    “哇啊!“

    狐见心眼眸灵动,待鸡磊收回双掌起身,四周再度恢复原样。

    狐见心没看过瘾,脸色有些失落。“鸡磊,你快告诉我窍门在哪?“

    “你当真想知道?“

    狐见心点头如捣蒜。鸡磊有些为难地看着狐见心,“说实话,我也不是很清楚!“

    狐见心嘴角颤抖,尴尬地笑着。“呵!呵呵!“

    “哎!好吧,我告诉你,不过你可别告诉别的生灵啊?“

    狐见心睁着渴求知识一般的眼神,注释着鸡磊的眼睛。

    鸡磊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,干咳一声。“开启内景的方法其实很简单,生灵们有喜怒哀怨多种情绪,只要其中一种情绪达到峰值,便可开启内景。“

    “喜怒哀怨多种情绪达到峰值……嗯……还是不懂!“

    狐见心摆着驾驶,准备开架,“来!我们打一场,我输了就会生气,生气就可以开启内景了!“

    鸡磊摆摆手,担心狐见心突然打来一拳,向后推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内景不是这样打开的!“

    狐见心奋力跺脚,怒哼一声。“哼!你说,你是怎么开启内景的?我照猫画虎总可以吧?“

    狐见心的一句话激起了鸡磊与狼灭交手的记忆,狼灭不亏说是有着军师的称号,仅凭借鸡磊的运功方式,就能够引导出雏丹的力量,这种实力只能用恐怖二字形容。

    鸡磊从思绪中挣脱出来,“我开启内景的方法太粗暴了,不适合你。“

    “爱说不说!我还不爱学呢!“

    狐见心转身就要走,鸡磊急忙拦住,“我的方法确实不可采取,你真想找个方式模仿,我推荐你还是模仿莞青师姐吧!“

    “鸟莞青?为什么这么说?“

    “因为莞青师姐开启内景的方法是北山自成立修行者以来,最安全的开启方式。“

    “是什么?难不成流两滴眼泪就开了?“

    鸡磊看出狐见心对鸟莞青的成见,这种想法基本上与鸟莞青有些许交际的生灵们都会产生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莞青师姐开启内景的方式,是十分纯粹的爱。“

    “爱?“狐见心依旧不解”这很难吗?“

    “很难!难如登天。“鸡磊语重心长地肯定”莞青师姐在北山呆了十年都没有开启内景,而在得知要回东城的之后,便顺利开启了内景,你只是是为什么吗?“

    见狐见心摇头,鸡磊故作高深。“是因为兔正华!“

    “兔正华?照你这么说,鸟莞青从小就喜欢上了兔正华?“

    “对,而且是十年来一直都没有改变过,莞青师姐对兔正华的喜欢一直隐藏在心底,直到再次得知东城传来的消息,莞青师姐才彻底打开了内心,成功开启内景。“

    狐见心叹息一声,耷拉着肩膀“有时候我挺羡慕兔正华看向鸟莞青的眼神,现在看来,我根本就比不上鸟莞青。哎,鸡磊,这种办法我根本就学不来,还是说说你的方式吧!“

    “这么说也确实,莞青师姐的方式虽然安全,但也是最难的,这种数十年如一日的心境,还真没有多少生灵能够模仿的了。这也是我崇拜莞青师姐的愿意之一,也因此,我并不喜欢兔正华,可能是嫉妒吧!“

    鸡磊苦笑着,狐见心八卦地望着鸡磊。“难道说,你也喜欢过你的莞青师姐?“

    鸡磊脸色有些难看,仿佛心虚一般。“我小时候和其他北山的生灵们一样,见到懦弱的莞青师姐后,处处针对她,欺负过她,现在想来,我只是想尽可能的帮助她,好减轻我心底的罪恶感吧。“

    “好了!怀旧到此结束,说说你是这么开启内景的?“狐见心听到鸡磊的故事,自己在东城初次见到鸟莞青时,也是找借口把她打了一顿,如此行径,狐见心也没有职责鸡磊的资格。狐见心只是想到,自己也算是了解了鸟莞青的性格,以后有机会做点什么,来弥补自己的过错吧。

    虽说以鸟莞青的性格根本不会有怨恨狐见心的想法,但狐见心这般思索,也能给自己的内心带来些许的安慰。

    鸡磊回忆着,眼神中隐隐显现了杀气。

    “我的方式,是仇深似海的愤怒。“

    狐见心没有说话,鸡磊身上传来的杀气就连狐见心也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“我本是商贾之家的公子,六岁那年遭逢山贼,我被一位年迈的修行者救下,并且顺利的开始了修行。直到莞青师姐被北山突然除名,我去与师叔师祖理论,得知了我家族被毁的真相。当年救我的修行者,正是害我家族被毁的元凶。“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那位修行者是谁吗?“

    “我查阅了北山全部的成员调动,有一个名字被刻意抹去了,我现在唯一知道的情况,就是他用一把黑色的长剑,实力是初阶飞升。“

    鸡磊不知不觉攥紧了双拳,转身背对着狐见心,望着远处。狐见心有些但心鸡磊,反复思索片刻,然后从身后抱住了鸡磊。

    鸡磊一愣,全身僵直着“见心!你……“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“狐见心脸颊贴在鸡磊背上”记住你说过的话,不管我去哪里,你都要一直跟着我!不准私自掉队!“

    “在我实力没有到达飞升之前,我是不会去找他的!你大可放心!“

    狐见心闭着眼眸“我会尽快开启内景,你的恩怨,也算我一个!“

    远处的土墙后,狐狸医生一如既往地偷窥着鸡磊和狐见心,见他们抱在一起,苍老的脸颊上浮现出慈祥的笑意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