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臆想世界狂想曲 > 第28章 仇敌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鼠眼的躯体变得十分巨大,灰黑色的毛发,粉红色的尾巴是身躯两倍长,眼睛里好似在冒着血。

    狐见心在不远处显得有些矮小,向着悬崖边慢慢挪去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脚下传来树枝断裂的声音,鼠眼如同惊弓之鸟一般,尖叫一声,向狐见心张处双爪扑去。

    狐见心顺势转身,来到悬崖边上纵身跳了下去,鼠眼临近悬崖边时停住了身躯,前爪一阵鼓捣,碎石震落悬崖。

    晴空之中顿时乌云密布,悬崖边风声凌厉,只见鸡磊右手抱着狐见心,左手举剑引得雷电依附剑身,直接脱手将长剑插向鼠眼。

    咚一声炸响,鼠眼身下的地面断裂,鼠眼一同向悬崖之下落去,一阵灰尘过后,悬崖的崖壁之上只留下了那丙长剑插在石缝中。

    鸡磊与狐见心飞落在悬崖边上。

    “鸡磊!这悬崖下面是什么?这个高度并不会摔死鼠眼,万一下面有生灵,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鸡磊右手虚握,长剑飞入手中,鸡磊将长剑收回腰际悬挂的剑鞘中。

    “见心!还记得我之前告诉你,我有个灭门仇敌吗?”

    狐见心点头,“记得!”

    “他的府邸就在这悬崖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借他之手,来杀掉鼠眼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鸡磊撇了一眼崖底,森林挡住了视野。

    “我是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!”

    狐见心低头探望着悬崖,只见一个浑圆灰黑的东西正急速地升了上来,接着身影一顿,又快速落去,一只老鹰模样的生灵抓着鼠眼的尾巴正漂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狐见心与那鹰生灵对视一眼,凶狠的目光让狐见心立刻避开了眼神,望向鸡磊。

    在这时,鼠眼被鹰生灵直接拍在了悬崖边上,狐见心与鸡磊向两旁躲去,才没有被鼠眼巨大的身影所掩埋。

    鼠眼四角朝天被镶嵌在地面中,眼皮上翻,脚爪哆嗦着。

    鹰生灵飞了上来,站在崖边注视着鸡磊,眼神复杂。

    狐见心担忧地望着鸡磊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鸡磊再次抽出长剑,摆着架势,当啷一声长剑掉地,鸡磊慌张捡起,神情十分亢奋。

    那鹰生灵这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磊!你回来啦!”

    狐见心向鹰生灵望去,面容有些老态,眼神望向鸡磊却是满满的慈爱,全然没有之前的凶狠。

    “你,就是害鸡磊家破人亡的生灵?”

    鹰生灵见狐见心身穿修行衣物,谈吐举止却并非是北山生灵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北山的吧?”

    狐见心正要回话,鸡磊侧身拦在狐见心身前,拉着狐见心转身边走。

    “小磊!”

    鹰生灵刚刚出声,一柄长剑插在了他的身前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小磊!我会一直等着你原谅我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中小道上,鸡磊和狐见心一前一后走着。

    “鸡磊,能跟我讲讲他吗?”

    “他叫鹰傲天,正如他的名字一般,在这世界上,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!”

    狐见心快步走近鸡磊,一同并排行走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,鹰傲天为何会留我一命,我也想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告诉你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“他不说!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看他挺关心你的啊!”

    “他虽然养育了我,但他终究是我的仇敌,这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!”

    一段时间的安静,鸡磊见狐见心不再提问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没有要问的了吗?”

    狐见心也停下了脚步,眺望着四周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鸡磊!我们不回地下世界了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那莞青师姐和狐狸医生怎么办?”

    狐见心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满面桃花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!我的意思是我们不是结婚了吗?等一切结束之后,我们就在这里,盖个小小的房子,然后还可以在院子里种些花花草草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鸡磊主动上前拉住狐见心的手。

    “走!我带你上山,谁敢阻拦你修行,我初阶引雷第一个不服!”

    “哦?口气挺大啊!”

    一位燕生灵飞落狐见心与鸡磊前方,腰际别着长剑。

    狐见心问道“谁啊?”

    鸡磊回“燕泽,北山六位长老之一,高阶引雷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实力和你相近啊?”

    “还是有区别的,只是他已经停留在高阶引雷多年了,天赋远不如我。”

    燕泽背着手,看量了一翻鸡磊和狐见心。

    “鸡磊!五年不见,连师叔都不认识了吗?”

    鸡磊极不情愿地拱手“燕泽师叔!”

    燕泽点点头,“你,是鸡磊的妻子,看你之前的身法,似乎是来自西城地下世界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!我叫狐见心!地下世界黑牌!”

    “哦?还是黑牌?”

    燕泽再次望向狐见心,眼神有着些许改变。

    “鸡磊!还不跪下?”

    鸡磊站着不动,问道“燕泽师叔能否告诉我原因?”

    “原因?身为北山弟子私自与外城生灵结为夫妻,已是触犯山归,教授外城生灵修行方法,更是罪加一等!狐见心,你说,是谁给你开启内景的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鸡磊上前一步,燕泽却并不理会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你真当我是三岁孩童吗?”

    燕泽抽出长剑,引得雷电依附,纵身向狐见心刺去。

    鸡磊手握剑鞘,向下挑起,另一只手抓住狐见心的手臂拉扯致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燕泽再次挥剑劈砍,都被鸡磊用剑鞘挡了回去,雷电碰撞在剑鞘上,震得鸡磊的双臂发麻。

    “我到要看看你能挡几次!”

    燕泽挑刺的动作开始加快,一阵眼花缭乱,鸡磊的身上已经出现了道道伤痕,伴随着雷电之力,鸡磊的双臂也已经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剑鞘落地,燕泽再次刺来,鸡磊在一瞬间咬破嘴唇,快速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见鸡磊已处于下风,狐见心也顾不得自身安危,向燕泽奔跑而去,对准燕泽的下身一脚踢去。

    燕泽面露难色,在狐见心即将踢到自己的时候,一个箭步,飞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“下三滥的招数!”

    狐见心仰头望着燕泽,伸出右手食指指着。

    “堂堂北山长老,对自己山门的弟子下狠手,还真是德高望重啊,也不知这德字下面的心,是不是别狼给叼走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燕泽气愤不已,引得雷电便要劈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传来一声女性生灵的声音,接着,天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白色飞鸟身影,径直飞到地面,一阵白雾萦绕,身影开始缩小。

    燕泽落在地面,将长剑收回剑鞘,拱手道“鸟素长老!怎么有闲心来边界溜达?”

    鸟素没有搭话,如同没有看见燕泽一般,满脸笑容地走到鸡磊身前。

    “小磊!莞青近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哎!”鸡磊擦掉嘴角的血液,对鸟素拱手。

    “弟子鸡磊!见过鸟素师娘!”

    鸟素点头,拉住鸡磊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这些繁文缛节就免了吧,这位就是你的妻子吗?”

    狐见心学着鸡磊拱手。“狐见心!”

    鸟素对着狐见心点头,一手拉着鸡磊的手臂,一手拉着狐见心的手臂,一同向山中走去。

    “快,跟为师说说你们近来的遭遇。”

    身后,燕泽歪眼撇着鸟素,吹胡子瞪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,北山山脚的一间客栈内,鸟素,鸡磊和狐见心坐在木桌凳上。

    望着狼吞虎咽的狐见心,鸡磊和鸟素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鸡磊突然半跪在地,“师娘!弟子鸡磊愧对师娘的养育之恩,莞青师姐我没有保护好!”

    鸟素拉起鸡磊,让他坐着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怪你,只是北山临近朱雀降临,我也一时半会抽不开身,这次的劫难,也正好可以磨练磨练莞青,毕竟她不能一直在保护中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朱雀?”

    狐见心口齿不清地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鸟素从怀中掏出一枝折梅,一朵粉红色的梅花散发出阵阵光艳。

    “朱雀是北山的神灵,梅花香自苦寒,这株折梅却在临夏诞生,预示着已经有生灵被朱雀选中,献祭仪式山中已经开始准备,只是这被选择的祭品,我们还一直没有寻得!”

    “朱雀祭品?这么说,西城的青龙献祭仪式也已经完成了,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连续吗?”

    鸟素低头沉思着狐见心的话,久久没有作答。

    鸡磊侧身于狐见心低声交谈。

    “见习!在这个世界中,东南西北四城个有着一只神灵镇守,依次是西城青龙,北城朱雀,东城玄武,南城白虎。四只神灵个有着其独特的能力,比如西城青龙,能够活死人肉白骨,但生者会失去全部的记忆。北城朱雀,传说可以使修行者突破高阶飞升这个顶点,进入更高的层面。”

    “凝丹,练气,化形,引雷,飞升,之后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神域,入虚,这两层,一共六个阶段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北山有神域和入虚的修行者吗?”

    鸡磊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朱雀应该不是第一次降临了吧?之前突破的修行者呢?”

    “都被天河吸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鸟素手扶着方桌,回忆着过往。

    “每隔十年,神灵祭祀举行一次,以被选中的祭品为引,能够引导四位修行者突破,突破之后,会在地界停留一天。”

    狐见心忽想起在西城临走时,狐狸医生告诉她关于狼小艾的事,于是问道“师娘,被选中的祭品最后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被选中的祭品,最后无一例外的,全都死了。”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