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臆想世界狂想曲 > 第34章 坍塌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东城,黄沙盖地,在一个巨大的球形钢铁建筑下,鸟莞青守候在一扇铁皮们前。

    一声巨响,青龙从离着球形建筑百米远的地方钻了出来,跃入高空,向着天际的刺眼太阳飞去。

    黄沙流动起来,如同站在河流之上,附近的数百位生灵们只感觉脚不受控制地陷入黄沙中。

    生灵们嘈杂声一片,向着地面上出现的窟窿的反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一只熊氏生灵向鸟莞青走来,鸟莞青记得他,正是早上来送早餐的生灵。

    “首领夫人!快些离开这里吧。沙漠里的地形不稳定,再加上地下世界的结构已经损毁,这里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,请赶快跟我们到安全的地方避险吧!”

    “我要在这等着正华,他不上来,我就不走!”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“你也快去避险吧,不用管我!”

    熊氏生灵离开后,鸟莞青拔出已经陷进黄沙中的腿,有些沙石硌脚,鸟莞青也没有理会,伸手将铁皮们关上,以防止黄沙继续灌进里面挡住了通道。

    鸟莞青继续守在门口,静静地听着里面是否传来响动。

    不久,铁皮门传来生物的推动声,鸟莞青去拉铁皮门,门扉带动着黄沙被打开之后,里面的生灵们蜂拥而出。

    鸟莞青怀着担忧的神色,注视着生灵们,直到看到兔正华的身影,鸟莞青立刻抱了上去,久久不远松手。

    兔正华摸了摸鸟莞青的脑袋,笑道“莞青!我的记忆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鸟莞青伸手摸向兔正华的脸颊,望着兔正华深邃的眼睛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!”

    熊源一脚踩进半截黄沙,一深一浅地向远处跑去。

    蛇容走出铁皮门后,望向鸟莞青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羡慕,一想到自己已是残缺之身,苦着脸地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兔正华!你现在是首领,决定好东城生灵们怎么安排了吗?”

    兔正华干咳一声,松开抱着的鸟莞青。

    “还没想好!”

    蛇容眼神望向远处,言语坚毅地说道“我要去南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蛇容!有缘再会!”

    “有缘再会!”

    兔正华没有拦着蛇容,蛇容倒也没有太多意外,转身谢过兔正华便独自向东南方走去。

    兔正华拉着鸟莞青向生灵们逃生的方向跑去。黄沙流动得越来越快,空气中弥漫着沙尘,随时都有没掩埋的危险。

    一阵狂风呼啸而过,生灵们立刻趴在地上,沙石在脸上拍的生疼。

    兔正华将鸟莞青护在自己怀中,让沙石尽可能地远离鸟莞青。

    时间持续了一个多钟头,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暗淡了,沙尘停息,生灵们这才从黄沙中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远处,沙地陷下一个十分广阔的坑,刚才的沙尘暴,就是黄沙压垮了地下世界,里面的空气被挤压了出来,这才卷起了沙尘。

    球形钢铁建筑,已经被掩埋掉了大半,只有一小部分的钢铁露在外面,预示着消失的地下世界,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兔正华与鸟莞青寻得熊源的位置,向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熊源!眼下地下世界已经被黄沙彻底掩埋了,你有什么打算没有?”

    熊源抖掉头上的沙土。

    “地下世界的范围很大!现在这里的地势还没有固定,甚至有些地方只是虚掩,短时间内,这里是不能生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迁徙?这里的生物大多都是从其余三城逃来的生灵,前往南北东三城任意一城都不是明智的选择。熊源,你的族系是现在地下世界仅存的一支,在你们的族谱中有没有记载什么地方能够生存?”

    熊源听兔正华向他提起族谱,重新打量了一翻兔正华,拍着兔正华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不错!不错!你确实有当首领的潜质,我的眼光没有看错!哈哈!”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吧!狐狸医生你不就看走眼了吗?”

    “狐狸医生?你之前在地下时间生活的五年时间里,和他是往来很密切的吧?”

    兔正华笑着,环顾四周。“现在幸存的生灵有数百名,除去早些时间逃到北山的狼氏一族,其余的生灵们都在这里了。熊源,你看应该怎么安排一下?”

    熊源望向日落的方位,抬手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西面,距离这里大概有一天的路程,那里有座废弃的城市,是地下世界未建筑之前,最开始的西城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!总不能还是在地下了吧?”

    熊源笑道“地上城市,那里有条密道是与地下世界互通的,位置在发电站那里,狐狸医生如果还活着,我们会在旧西城遇见他!”

    “也好!很长时间没和狐狸医生聚聚了。”

    熊源见兔正华对狐狸医生没有怨恨,十分诧异。

    “狐狸医生这几天,对待你和你这位东城夫人,可是不怎么友好啊!”

    兔正华弹掉鸟莞青头发上的沙石,摸着脸颊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来你吃了不少苦头,谢谢你一直陪着我!”

    鸟莞青回道“你啊!就从来没有让我轻松过!”

    “是!没有你,我早就死了!”

    “没有我的同意,你就不能死!”

    一旁的熊源干咳一声,向聚集在一起的生灵们走去。

    熊源与熊氏一族的生灵们围在一起,熊源撇了一眼远处抱在一起的兔正华和鸟莞青,然后招了招手,示意熊氏一族的生灵们靠近些。

    “兔正华恢复记忆了,在明面上,他还是这里的首领。你们一会组织生灵们迁徙到旧西城,之后继续跟着兔正华,他有什么行动,你们都要先告诉我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熊氏生灵们相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黑影闪过,天空中飞翔着一只雄鹰。

    雄鹰扑打着翅膀,身形一晃,鹰自落站立在兔正华和鸟莞青面前。

    “鹰自落叔叔!”

    鸟莞青一声惊呼,便准备去拱手,转念一想自己早已经不是修行者了。

    “鹰自落长老!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鹰自落听到鸟莞青称呼自己为叔叔,又很快改为长老,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莞青!五年没见了吧!你现在过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!”

    鸟莞青不知不觉握紧了兔正华的手,鹰自落直接出现在鸟莞青面前,不可能只是来问她过的怎么样,于是问道“是......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你爸走了,莞青,要不跟我回北山吧!正好你娘也挺想你的!”

    “不!我不想回去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难道还在为了五年前把你从北山除名感到生气吗?事情都过去了,你回去之后,依旧可以作为修行者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鹰自落长老!”

    鸟莞青拉着兔正华指给鹰自落。

    “这时我未婚夫!五年前就已经订婚了!我现在已经不是北山生灵了,我有我自己的生活,我不想再回到那个家不成家的环境里去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在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就是家了吗?”

    “起码正华是爱我的!我爱的也是他!”

    鹰自落轻蔑地笑着“呵!五年前你救了他一命,却被他整整抛弃了五年时间,你谈爱,你真觉得他爱你吗?”

    兔正华清楚自己抛弃鸟莞青五年是自己的不对,但如果问他对鸟莞青的感情,那当然是:

    “爱!”

    兔正华突然嗷了一嗓子,西城生灵们都聚集了过来。

    熊源大喊一声,为兔正华壮胆。

    “男子汉敢爱敢恨!兔正华!我挺你!”

    “乌合之众!”

    鹰自落冷笑一声,继续同鸟莞青说道“莞青!你和他只是订婚,并非不可挽回,听叔叔的话,推了这门婚事,回北山叔叔给你介绍,实力都是化形和引雷层面的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鹰自落此言一出,彻底点燃了鸟莞青的愤怒情绪,鸟莞青左手拉着兔正华,右手紧紧攥着拳头,头低的很低,怒喊一声“够了!”

    接着,鸟莞青的泪滴划过脸颊,甩开兔正华的手转身跑开。

    鹰自落上前几步打算追过去,兔正华直接将鹰自落拦住。

    “莞青已经说了,她不想和你回北山!”

    “兔正华!你敢拦我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的!”

    鹰自落抽出长剑,气息一沉,剑刃上已经显现了细微的雷电之力。

    “五年前害的莞青失去内丹,这笔账,我现在就跟你好好算算!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好好跟你们北山算算旧账!”

    兔正华调动内丹气息附着双拳,气势虽然不足鹰自落的百分之一,但现在要拼的是鸟莞青以后的自由,兔正华不得不以命相拼。

    “莞青自幼在你们北山生活了十年,你们这些长老们没有一个去帮助,照顾过她,任由她被欺凌,被辱骂。莞青她十年来看着自己的母亲就在自己眼前,却只能喊一声师娘,这种心情,你有想过吗?”

    兔正华挥起一拳砸在鹰自落脸上,嘴角立刻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鹰自落没有躲开,兔正华说的这些,鸟莞青在北山生活了十年,他们这些长老们即便是看,都没有去看过几眼,如果不是五年前突然开启内景,以及之后几天里表现出的天赋,他们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鸟莞青的存在,只当她是一个,东城来的野孩子。

    另说鸟素,长老们之中最神秘的就是她了,实力最强,平日里只有天赋极好,实力强大的修行者,才能和她有所交谈。而如此柔弱爱哭的鸟莞青,即便是鸟素自己的女儿,她也从没有过任何询问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