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臆想世界狂想曲 > 第36章 连胜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北山比试台上,狐见心负剑而立,在她的对面,是昨日在屈辱中落败的鹤阳。

    “狐见心师妹!真是老天有眼,这第一局,就要我一雪前耻啊!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看你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狐见心抽剑便刺,动作行云流水,与昨天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换个好点的武器,连动作都能换?”

    鹤阳小心应对着,他不知道的是,狐见心有鸡磊这个天才的指导,招式动作也都以鹤阳之前的打斗为蓝本,可以说,此时鹤阳的动作,狐见心已经在心底有个大概了。

    狐见心提剑刺去,鹤阳第一反应必然是躲避,狐见心也就想好了后招,一刺不中,狐见心也顺势近前,鹤阳一再受到压迫,必然会慌不择手段地出招。

    比试也正与狐见心预先的这般进行着,在鹤阳即将走出比试台边缘的时候,鹤阳剑刃凝气,重击之下,狐见心竟被震了出去。

    狐见心长剑刺入台中,这才将身形稳下。

    “狐见心师妹!我可是初阶练气,如果不是昨天受了你的挑衅,真当我不是你的对手吗?”

    鹤阳剑气依附剑刃,双臂抬起,将长剑比作刀斧来砍打,狐见心剑身横挡于身前,鹤阳重砍打来,狐见心直接单腿跪倒了地上。

    膝盖处传来一阵疼痛。

    狐见心不敢松掉气息,一鼓作气,奋力将长剑顶了起来。

    狐见心侧剑甩掉鹤阳剑刃上的压力,飞起一脚踢向鹤阳的脑袋。

    狐见心回身站稳,鹤阳只是扭了扭自己的脖颈,发出骨头摩擦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不痛不痒的,你是没吃早饭吗?”

    鹤阳双臂抡起长剑,再度向狐见心砍去。

    狐见心双手抬剑去挡,鹤阳接连数次砍向剑身,如果不是这红丙白刃的长剑过于坚韧,狐见心早已落败。

    鹤阳初次见到狐见心的长剑时,也颇为意外,只是没想到,这长剑竟然能埃住自己数十次的重砍,换寻常长剑,第一击的时候,就应该出现裂痕才对。

    鹤阳双手握剑托于身后,剑刃之上的剑气已经开始消散了,再不出三个回合,自己的内丹之力就要用完了,到时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只能专注于这最后一击了。

    鹤阳的攻击停了下来,狐见心多次往返于地下世界的角斗区,这种拼尽全力的最后一击的起手式,大多都较为相似,那就是习惯于打后手。

    狐见心吐出一口浊气,减缓自己的气息,感受着体内的气息流走。

    狐见心闭上眼眸,张开双臂,此举令全场的生灵们都疑惑起来,鹤阳继续在压气,深恐狐见心有什么鬼点子,让自己吃瘪。

    唯独鸡磊脸色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一幕恰巧被燕氏兄妹察觉,燕茹问道“鸡磊师哥,你好像十分了解见心师姐啊?”

    鸡磊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说道“用这里,看什么都看的十分清晰。”

    燕茹疑惑地挠着头,嘿嘿笑道“没懂!哥,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燕羽沉思片刻,回道“就和你跟我走散一样,只要去附近的饭馆,一定能找到你!”

    燕茹踢了燕羽一脚“瞎说!我才没有!”

    鸡磊笑道“你们看,这是狐见心第一次使用内丹之力。”

    比试台上,狐见心手中的长剑抖动,一股磅礴之力迸发而出,一片落叶在狐见心身前无风自起。

    狐见心睁开眼眸,瞳孔中有着一丝细微的白雾游走。狐见心右臂一会,剑刃划断空中的树叶,一道剑气迎面劈向鹤阳。

    鹤阳提剑抵挡,剑气击打在剑刃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当当声。狐见心再度舞剑打出剑气,将鹤阳剑刃上附着的剑气渐渐驱散。

    燕羽问道“见心师姐,真的只是初阶凝丹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见心开启内景的第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才三天?”

    燕茹惊呼,“三天之内,就学会了引导自己体内散落的气息,而且还是没有内丹的情况下。鸡磊师兄,你这天才的宝座也要被见心师姐抢走了啊!”

    鸡磊解释道“这一切,其实还要归功于莞青师姐。”

    “莞青师姐?就是那个无师自通,最后跟别人私奔的,鸟素师娘的亲生女儿?”

    燕羽赶紧去捂住口无遮拦的燕茹,见生灵们只是扫了这边一眼,便关注着比试了。燕羽这才放下心,低声道“别乱讲!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乱讲,鸡磊师兄,你说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鸡磊没有回答,望向站在比试台上气息时高时底的狐见心。

    狐见心换了一口气,第一次使用剑气,不是很熟练释放气息,有时连挥四五下,才能打出一道剑气。

    狐见心望向鹤阳,他的长剑已经没有了丝毫剑气附着,自己再打出几道剑气之后,鹤阳的长剑毕然绷断。

    “鹤阳师兄!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狐见心右手垂剑而立。

    鹤阳将长剑收回剑鞘,低头拱手道“我认输。”

    台下立刻沸腾,看台之上,鹤丹嘀咕道“输的不冤,这名为狐见心的女娃子,确实是有写天赋异禀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鹦云眼尖,低声于鹤丹交流道“看这女孩的气息,似乎是被谁给强行打开过内景。”

    “有如此能力的,除了我们几个老不死的,还能有谁?难不成是鹰自落那老家伙提早就知道了这女娃子是鸡磊的媳妇,才去帮她开启内景的?”

    鹦云瞄了一眼鸟素,没有继续接话,鹤丹对突然开始,又还无征兆结束的谈话十分不感冒,叫嚷着问鹦云是不是知道什么?为什么要打哑谜?

    一旁的鸟素回道“是莞青!”

    鹤丹立刻安静了下来,见鹦云皱眉看着自己,也只是无奈地摊着手。

    狐见心的第二次比试,是一位女性白鸟生灵。

    “狐见心师妹!我是高阶练气,目前参与比试的修行者中,我是实力最强的,不知师妹你,做好准备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!我是参与比试的修行者中最有机会,哦不,是唯一能够夺冠的修行者。”

    白鸟调动气息,直接以气凝剑,双手剑指,各是一道二尺长的气化剑身。

    狐见心忍不住在心底拍手叫好,望着台下的鸡磊挤了挤眼睛,鸡磊自然是清楚狐见心的想法的,看来之后要教的,又多了一项。

    狐见心双手握剑,模仿者鹤阳的招数,将微弱剑气附着剑刃之上,对着白鸟当头劈来,白鸟侧身躲过,右手剑气直指狐见心肩头。

    狐见心收剑,剑气竟然直接穿过剑身,直直地插入到狐见心的肩头。

    白鸟一击得势,心中小喜,侧目望去,狐见心竟不可思议地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狐见心左手抓住白鸟的胳膊,因为狐见心常年在地下世界里搏斗,手劲自然是有的。

    白鸟大惊,左手凝气刺来,狐见心同样用手提剑刺去。

    狐见心的剑刃就在白鸟脖颈前了一厘米停住了,反观剑气,距离狐见心还有一尺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以气聚剑能到三尺,输的就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白鸟望着狐见心,语重心长地说道“你刚才的打法有玩小聪明的意思,为了你的安全着想,以后别用这种伤敌一百自损八千的方法了。”

    狐见心弯腰拱手道“谢谢白鸟师姐指点!”

    白鸟拱手致意,转身下了比试台。

    医馆中,医务生灵们为狐见心包扎着伤口,狐见心不禁感慨“这么点小伤都得被如此悉心照料,还真是奢侈!”

    医务生灵们面面相觑,鸡磊在一旁偷着乐,然后跟狐见心讲道“修行者就是修身养性,平日里驱动内丹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和体力,如果每个修行者都照你这样大大咧咧,不到伤筋动骨就不去理会,自身修为必然会受到影响。所以对于修行者而来,随时随地保持最佳状态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狐见心点头表示知晓,起身摩拳擦掌准备去锻炼一翻,却被鸡磊告知要在这里多休息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连胜两场了,明天的混战也有了资格,下午你就不要再去比试了,你这旧伤未愈,又增新伤的,是不是来北山解放天性了?玩野了?”

    狐见心乖乖坐好,笑道“我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,再说,我不还是有你嘛!”

    鸡磊捏了捏狐见心的脸颊,狐见心没有抗拒。

    “之前的白鸟跟你讲的,你还记得吧?这种取胜方法,以后就别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上午连站两场,第一次偏偏还是难缠的鹤阳,我的力气早就用完了,如果不耍点小聪明,我就输了呀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你最聪明!不过见心!你得答应我,明天的混战一定不要逞强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狐见心起身去推鸡磊“好啦好啦!你快走吧,我就在医馆休息会吧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啊?记得多休息,我去后山练剑阵去了。”

    鸡磊被狐见心推出医馆,转身望去,狐见心早就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狐见心怎么会乖乖去休息呢?与一旁的医务生灵寒暄着,少顷的功夫,狐见心也加入到看病救伤的行列中去了。

    狐见心精通医术,手法确颇为古怪,被医务生灵们称为乡野大夫。

    北山的生灵们深居简出,这样一位有着不俗实力的乡野大夫,很快在北山中传开了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