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臆想世界狂想曲 > 第45章 人间地狱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北山医馆中,狐见心自从昨天在比试台上发飙后,蒙头睡到现在。

    眼瞅着正午就要到了,狐见心突然从病床上跳起来,可怜巴巴地望着鸡磊。

    “鸡磊!我错了!我保证下次只求输,不求赢!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着!”

    “果然?”

    “果然!鸡磊!求求你,就让我出院吧,再待下去,我就臭了!”

    鸡磊捏着狐见心的脸颊“我们都成婚四天了,你对我的称呼,还是这样的直呼其名吗?”

    狐见心咧着嘴笑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装糊涂是吗?那好吧,我还想着带你去北山玩玩呢,既然如此,我自己走吧!”

    鸡磊说着装作要离开的样子,狐见心赶紧跑下病床,张开双臂拦住鸡磊。

    “等等!你到底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叫我一声老公,我就同意你出院!再说,出院单上要有亲人签名,你不给我个名分,我怎么知道你和我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狐见心瞪着眼睛一拳打来,被鸡磊伸手抓住,狐见心嘿嘿一笑,“老公!让我出院,好不好呀?”

    鸡磊心满意足地点点头,刚走一步,身后唉了结结实实地一脚,吃痛地偷偷望去,狐见心已经蹿回病床上了。

    鸡磊握拳走来,狐见心伸出右手说道:“我可是伤员啊?你敢打我,我就喊了啊?这里可是医馆!”

    鸡磊辛辛地收回手,狐见心偷笑,说道:“老公!快去给我办理出院!快去!”

    鸡磊计上心头,扯着嗓子嗷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的老婆!”

    狭小的病房门口拥挤来数位生灵,好奇地望着里面,狐见心怒瞪鸡磊一眼,脸颊通红地蒙头躲在病床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后,鸡磊陪同狐见心回比试台取回炽心,这时,一位修行者走来,对着狐见心和鸡磊拱手说道;“鸟素长老有请!”

    鸡磊和狐见心走上石板台阶,进入一间木楼中,鸟素坐在最上面,两旁坐着鹦云,鹰自落,鹤丹和燕泽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前方不远处,站着左手缠着纱布的乌鸦,鹤阳和白鸟。房间的靠近木门的方向,鸡磊和狐见心刚刚走进便看见了,双腿跪地,低头望着地板发呆的鸟莞青。

    鸡磊和狐见心相视一眼,鸡磊摇了摇头,站在鸟莞青旁边,对着几位长老拱手道:“弟子鸡磊和狐见心,给长老们问安!”

    狐见心在一旁拱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长老们点头,燕泽侧身与鸟素说道:“鸟素长老!可以继续判决对鸟莞青的处决了吧?”

    “处决?”

    狐见心疑惑地问道:“鸟莞青犯了什么错?你们为什么要处决她?”

    燕泽拍着扶手站了起来,“狐见心!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!”

    鸡磊说道:“燕泽长老!见心只是口快,并无冒犯之意。昨天的事情弟子也是清楚一些的,是这乌鸦师兄他们三位抢夺莞青师姐的玉镯,这既然要处决,也应该是他们,按照山规,欺辱同门,按情节严重者,应该废掉内丹,逐出北山!”

    鹤阳和白鸟一听,立刻瘫软倒在地上,反倒是乌鸦,如果没有几位长老再场,早就对着鸡磊兵刃相向了。

    鹤丹咳嗽一声:“额……他们也只是互相打打招呼,没做什么侮辱的事,谈不上要废掉内丹。”

    鸡磊鄙夷地望着鹤丹,笑道:“山有山归!如果每位生灵犯错之后都如鹤丹长老这般推脱,还立这山规做什么?腆着脸当这长老,你们也不怕地哪天到了上界,被北山的历代长老们唾弃!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鹤丹额头青筋暴起,起身一掌怕碎了椅子,浑厚气息爆发,鸡磊与狐见心被逼退一步之远。

    狐见心此刻才明白,鸡磊为何会反感北山,不愿意待在这里,右手抽出炽心,顶着压力劈出一道剑气。

    鹤丹怒火中烧,大骂道:“反了天了!我今天就让你们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鹤丹徒手捏碎剑气,右脚踩地踏出一个脚印,挥拳直逼狐见心面门。

    鸡磊抽出长剑,抵着狐见心的剑刃压在强大气焰上,鸟莞青不希望狐见心和鸡磊因为自己殒命,奋不顾身地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鹤丹的拳风已经触到炽心和黑岩的剑刃,剑身剧烈地抖动起来,此时鸟莞青已经近前,双手推向狐见心和鸡磊,将他们撞开,用自己的身躯挡在了鹤丹的拳头之下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炸响,狐见心和鸡磊倒在地上,鹤丹站稳身形保持着出拳的姿势,鸟莞青被一拳击飞,身体在门框上撞开一个窟窿,摔在外面的石板上。

    “莞青!”

    狐见心大叫一声,顾不上去捡炽心,飞奔到外面。

    鸡磊举目望了一眼远处的鸟素,面无表情,面对自己女儿在眼前被如此对待,神情竟然没有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鸡磊身上指了指外面,厉声道:“鸟素!她可是你亲生女儿啊?你就没有一点心痛吗?”

    鸟素起身,在鸡磊的注视下,一直走向外面。

    屋内的生灵们感觉跟了出来,只见鸟素站在还有一丝细微气息的鸟莞青面前,狐见心疑惑地望着鸟素,拦在她们中间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鸟素没有回答,右手手指轻轻一划,狐见心直接脱离原地,甩向一旁,鸡磊慌张抱住狐见心,免得狐见心直接撞在柱子上。

    鸟莞青浑身哆嗦着,背上的脊梁骨已经凹陷,脸上布满了血与泪,望着鸟素。

    鸟素俯视着鸟莞青,嘴角露出一抹讥笑,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女儿!我的乖女儿!你怎么都这样了?”

    鸟素蹲身摸着鸟莞青的脸颊,继续说道:“你的命怎么这么硬,死都死不了呢?”

    鸡磊见势不对,双手握剑纵身砍来,鸟素一挥手,鸡磊直接摔回了屋内,卷起一片尘土。

    狐见心喊道:“她可是你女儿啊?”

    鸟素手掌一按,强大的气息压着狐见心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鸟素右手掐住鸟莞青的脖子,将奄奄一息地鸟莞青举到空中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!是你害得太保把我丢在这里,你为什么要去喜欢一只臭兔子,如果没有你,太保就不会丢下我!不会!”

    鸟素用力地掐断鸟莞青的脖子,鸟莞青停止了抽搐,眼睛也开始失去光泽。

    但鸟素并未就此收手,左手剑指结印,身旁出现数把虚晃的长剑,剑刃对准鸟莞青,剑刃瞬间刺满全身。

    鸟莞青的身躯因为剑刃刺入而左右摇晃,鲜血沿着四肢在地上汇集成了一个血坑。

    鸡磊右手握着黑岩,左手握着炽心,飞奔向鸟素,提起双剑刺来。

    鸟素左臂一挥,鸟莞青身上的剑刃拔出,在鸟素身旁排列成一排,剑刃碰撞在鸡磊的双刃上,鸡磊被打得不断退后,身上也出现了数道伤害。

    鸡磊撇了一眼不忍直视的鸟莞青,低哼一声,双剑击飞剑阵,引出雷电之力撞破狐见心身上的气息压力,胳膊拦起狐见心,跃入空中,向着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剑阵消失,鸟素瞧着鸟莞青右手手腕上的青龙玉镯,眉头微压,左手对着玉镯放出磅礴气息。

    玉镯上的龙眼青色光芒闪烁,竟然吞噬着鸟素的气息。

    鸟素立刻收手,鸟莞青跌入血坑,玉镯开始蚕食地上的血液,鸟素双手抱着脑袋不可思议地望着,口中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不可能!不可能!”

    鸟素跌倒在地,身影一晃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鸟素离开后,附近的生灵们面面相觑,白鸟只是看了鸟莞青一眼,就转身干呕起来,飞快地逃走了。

    生灵们不敢去触碰鸟莞青的尸体,不仅是因为血肉模糊,更是害怕变成乌鸦手指那样的骷髅。

    乌鸦打量了几位长老一眼,心中偷笑,右手抽出长剑走到鸟莞青身旁,挥剑对着鸟莞青的右臂砍下,剑刃刺入鸟莞青的胳膊,乌鸦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他的笑容没有持续多久,当他要收回剑刃时,发现剑刃卡在鸟莞青的胳膊中,根本收不回来。

    乌鸦脸上一黑,感受松开左手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玉镯冒出一点火花,一瞬间之间,鸟莞青的尸体已经燃起了青色火焰,剑刃被直接溶解,就连地上的血液,也燃气了青色火焰。

    生灵们望着着自然的火焰,感受到的,确实刺骨的寒冷。

    火焰越烧越旺,接着迸裂出青色火团,向四位长老,鹤阳和乌鸦窜来。

    鹤阳伸手去当,火团直接在鹤阳的手心上烧开了一个窟窿,青色火团灼烧着鹤阳的手指,很快附着了整条手臂。

    鹤丹凝气砍断鹤阳的手臂,鹤阳的嘶喊声刺破耳膜,鹤丹带着鹤阳身影一晃离开。

    其余三位长老躲避青色火团,乌鸦左手已废,修为自然受到影响,长老们相视一眼,没有理会乌鸦,迅速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乌鸦东蹿西跳,青色火团还是接二连三地砸在乌鸦身上,乌鸦哭喊起来,望着消失的长老们,眼神充斥着凄惨。

    哭喊声持续了短短的几秒钟,乌鸦便已经化为了一具骸骨,掉落在地,成为一堆灰烬。

    青色火团肆意地灼烧着附近的植被和建筑,誓要烧尽这个人间地狱一般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