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臆想世界狂想曲 > 第46章 朱雀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
    鸟素化为飞鸟从河流上方飞过,在她的右手中,拖着一只娇小胆怯的鸟生灵。

    鸟素决定现在就开始朱雀降临仪式,让自己进入神域。鸟莞青一事,整个北山都会陷入危难之中,但鸟素也管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按原本计划,狐见心吸收高阶飞升内丹,率先开始冲击神域,自己可以假借掩护,躲避在狐见心身后。

    如此,即便是狐见心冲击失败而遭到反噬,只要自己说是因为西城生灵服用过容易癫狂的药物,也没有生灵会怀疑自己。

    到时自己已经步入神域,即便是鸡磊说服鹰傲天来反自己,也只是如同鸡蛋碰石头。

    鸟素十分确认自己残杀了鸟莞青,只是那玉镯究竟是何物,鸟素也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鸟太保在东城死了,鸟莞青被自己亲手所杀,没了后顾之忧,鸟素也可以放心冲击神域。

    当个正神不成,那便当个恶神,在二十多年前鸟莞青出生的时候,鸟素就已经开始计划了。

    鸟素制造机会让兔正华与鸟莞青在年幼时相遇,孩子的记忆是十分纯粹的,让他们分开十年,同时在这段时间中改写鸟莞青的命数。

    当十年后鸟莞青再次回到东城,势必会掀起波澜,身边的生灵们会无端卷入危难而丧命。

    如今朱雀降临,杀死鸟莞青之后,断了命数,鸟素身处鸟莞青命格中的位置也会发生改变,趁着命格变化的时候冲击神域,鸟素便能够逆天改命,窜写自己的命数。

    鸟素来到河流的源头,山谷之下的一个怒浪奔涌的湖泊,自万丈高空之上,有流水飞落,汇入湖泊中。

    鸟素站在山顶,右手中拉着鸟生灵。

    鸟素瞳孔扩散,眼眸上电狐微颤,吐出一口浊气,左手剑指指向湖泊上方的天空,雷电自指剑蹿出,在即将靠近天河瀑布的时候,被一把长剑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雷电撞击在剑刃上,电弧闪烁了几下,随着长剑落入湖泊中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鸟素低眸扫视四周一圈,视野停留在了不远出的山峦之上,那里站着一个生灵。

    鸟素眉宇微皱,左手剑指结印,向着天空中打出数到雷电之力。

    远处的那位生灵身影一晃,出现在天空中的瀑布前方,身躯浮空,双手结印在身前画圆,引出二十四丙长剑,挡下了全部的雷电之力。

    “鸡姚?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!”

    “呵呵!鸟素长老!二十多年不见,你还是这么心狠手辣?就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!”

    “论狠辣,我可不敢比你,鸡姚,你当年残杀了那么多的修行者,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,甚至还失去了参选长老的资格。你再看看我,只杀了一个女儿,就换来了今天这长老的身份,以及这绝顶的实力!哈哈哈!”

    鸡姚右手剑指高举,气息所化剑刃长达百米,划破天空向鸟素落来。

    鸟素丝毫不慌,身影晃动,眨眼间出现在鸡姚身后,一脚踢去,将鸡姚踢入湖中。

    鸟素左手聚雷,拍在瀑布上,雷电逆流而上,天空中立刻乌云密布,河水逆流。

    鸟素右手攥着鸟生灵,直接将她丢入逆流的瀑布之中,随着鸟生灵被乌云吞噬,一道红光在云中出现,紧随着一声鸟的长啸,巨大的火红朱雀钻出云层,在天空之中盘旋,瞧见了鸟素,立刻喷出岩浆赤火。

    鸟素飞速地吞掉那颗高阶飞升的内丹,身躯上散发出浑厚的内丹之力,接着便被岩浆赤火吞噬。

    朱雀长啸一声,在湖面上盘旋一圈,沿着逆流的河流飞走。

    湖泊中,鸡姚屏息沉于水底,等到朱雀离去,才游回水面。

    乌云之下,一团火球悬浮空中,鸟素已经开始突破神域,只要鸟素破开火球,整个北山的修行者,鸟素再没有一个对手,即便是鹰傲天亲自出马,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山,朱雀所到之处,生灵们皆被岩浆赤火吞噬。

    鹤稚与燕茹扶着狐见心,燕羽扶着鸡磊,从林中的山脚跑过。一颗火球飞来,撞在山崖之上,燕茹将狐见心交给鹤稚,独自抽出长剑击飞掉落的石块。

    燕茹初阶练气的实力,剑气可劈开白斤之重的巨石。

    一行五位生灵辗转来到悬崖下方的一处老宅院中,这里是鹰傲天的住所,位置隐秘,四周山峦环绕,以朱雀的体型,是不可能来这里与几位生灵们挤一挤的!

    鹤稚与燕羽将狐见心与鸡磊扶到客堂中的椅子上,狐见心腹部也有血迹渗出,右手微微颤抖着扶住木椅,问道:“鸡磊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鸡磊浑身刺痛,握住狐见心颤抖的右手,“我没事!”

    鸡磊四周环顾一圈,说道:“看来鹰傲天不在,燕茹鹤稚师妹,麻烦你们带见心进屋,处理一下她的伤势,我担心见心她是旧伤复发了!”

    鹤稚与燕茹点点头,扶着狐见心离开。

    燕羽问道:“鸡磊师兄!你的伤势,似乎比见心师姐更严重!”

    鸡磊挤出一丝笑容“都是些皮外伤。燕羽师弟,你也奔波一路了,去休息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没事?”

    “确定!我调息一下气息便好!”

    燕羽犹豫地走出客堂,去外面查看朱雀的行踪。

    鸡磊艰难起身,走了几步盘腿坐在客堂门前的石板上,双手放置丹田,闭眼沉气。

    鸡磊身上的伤痕很多,但不致命,只是在撞破鸟素的气息压力时,雷电之力反噬,打乱了气息。

    鸡磊进入内景,乌云遮蔽整个内景,看不见一丝光亮,鸡磊心中一蒙,猛地睁开双眼,接着便吐出一口淤黑的血液,昏倒在门槛上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鸡磊再次醒来时已经入夜,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,房间内点着一盏烛灯。

    鸡磊胸口闷痛,忍不住咳嗽一声,从床上爬起来,推门走到外面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燕羽,见鸡磊出来,上前询问道:“还说没事?我刚走你就晕倒了,如果不是我折返回来,你现在还在外面躺着!”

    鸡磊笑道:“谢谢燕羽师弟了!见心在哪?我去看看她!”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,只是有个事,我想提前告诉你!”

    燕羽的眼神有些黯淡,鸡磊只觉得胸口又开始痛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鸡磊来到一间卧房的门口,燕茹和鹤稚不知跑到哪里去了,狐见心独自一人站在桌子旁,右手哆嗦着,试图去拿桌子上的茶杯。

    狐见心拿起杯子,杯子的水在剧烈地晃动着,突然当啷一声杯子掉到地上,狐见心跪在地上哭喊起来,右手用力地砸着地板。

    “废话!废物!废物!你给我拿起来啊!你给我拿起来!”

    鸡磊跑了进去,捡起地上的杯子,握在狐见心的右手中,然后双手握着狐见心的右手跪在狐见心面前。

    “拿起来了!拿起来了!”

    狐见心扑在鸡磊的身上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公!我的右手废了,我再也不能练剑了……”

    鸡磊摸着狐见心的脑袋,安慰道:“还有我,无论用什么办法,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,我都会治好你的!”

    “筋脉已经断了,是没有可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!一定有办法的!见心!我是不会放弃的!”

    狐见心低声啜泣着,将鸡磊抱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城。

    蝙蝠博士自从昨天打开西北角城墙的阀门,城内的水基本都汇集到临近南城的河流中。

    东城郊区的地下生物研究所A区在放出玄武的时候被水淹了,里面基本没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除了一两只奇形怪状,不成外貌,有点类似病菌的怪物拥挤在里面。

    离A区最近的是F区,兔玉左手撑着红色,右手化为触手,卸掉识别器,钻入线圈管道中,只听咔哒一声,铁皮们自动打开。

    兔玉右手触手挥舞了一下,身后站着的猫白和猫黑蹿了进去,兔玉紧随其后,而兔小渊则守在铁皮门前。

    照兔玉的实力来说,根本不需要如此周密的安保,但兔玉依旧还是个女孩子,按照她的话讲,谁还不是一个宝宝呢?谁又不希望自己是一个宝宝呢?

    总之,兔玉比起背上长着一张大脸的兔小渊,还是更喜欢和猫姐妹腻在一起。

    穿过温度极高的走廊,猫姐妹在一个铁门前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兔玉摸了摸猫白的脑袋,从铁门上的玻璃向里面望去,里面有一只身躯肥硕,脑袋凹在脖子里,身上长满长刺,背后长着一对比自己身躯还大的翅膀。

    这个长得像一只胀气的河豚的怪物,被铁链捆着短小的四肢。

    “按照蝙蝠博士所说,鸟局就是被关在这里。哎!可怜是一只没有意识的怪物,对我没什么收藏价值!猫白,你要吗?”

    猫白退后一步抱着猫黑说道:“不要!我只喜欢我妹妹!”

    兔玉歪着脑袋问道:“那姐姐呢?”

    “姐姐也喜欢,不过要排在妹妹后面!”

    “好呀!”

    兔玉将自己爱不释手的红伞递给猫白,双手化为触手抱住铁门。

    “你们往后站站,看姐姐来个力拔山兮!”

    兔玉佯装自己很用力的样子,直接将铁门卸了下来,丢到一旁,转身叉着腰笑道:“姐姐厉不厉害?”

    猫姐妹拍着手,发出惊呼的声音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wx.com